菠萝: 我想传播天生质疑的科学精神

文章来源:大院视频 作者:向日葵儿童 时间:2018-12-10


  本文转载自大院视频,为《环球人物》对菠萝的第二期专访。

  李治中:笔名菠萝,美国杜克大学癌症生物学博士,著名科普作家,深圳拾玉儿童公益基金会创始人。

在美国生活多年,有哪些科普经验值得借鉴?


  李治中:我觉得这个一方面是从政策的层面有很多的推动和鼓励,另外一方面其实是很重要的,我觉得是在教育层面。
  在很小的时候他们(美国人)就给小孩灌输了科学思考的能力,这点我觉得是中国的教育完全空白和缺失的,我经常说我的科学思考能力可能都是在我清华毕业以后才获取的。
  我个人是觉得成年人的思想是不可改变的。当人成年以后基本就只在寻找支持自己观点的东西,而不是去以一个开放的心态去看一个东西。
  我们每天看到的就只是印证了自己脑袋里的观点,一旦和你意见不合你就把它屏蔽了或者拉黑了,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

如何写好科普文章?


  李治中:要做好被专业人骂的准备。就是因为你的专业性不能像论文那么写,网络上有专门驳斥菠萝写的文章的一些知乎的问答什么的,我觉得,都挺好的。
  但问题就在于,你如果让他们来写,能不能写出一个更能够让大家理解和知道的东西,这又很难。
  如果你想面面俱到的话,像论文一样说,这个东西是这样,但是有1%的可能性不是这样的话,大众就完全懵了。


  为什么伪科学能传播?它不仅是语言通俗,而且斩钉截铁。吃绿豆能治百病,就是能治百病,食物A和B不能一起吃,就是不能一起吃。
  没有任何的理由,也不需要任何的条件说,只能在这个时候不能一起吃,那个时候可以。说不能吃就不能吃,说吃了很好就很好。
  所以我们科学家思维会受到严重的干扰和局限,因为这个和你的专业训练是违背的。所以这块需要训练,也需要寻找有这方面兴趣和爱好,或者天赋的人吧。
  另外一个很重要,就是你写完得读,每篇文章我写完我都会读三遍,读完了以后我知道,这个东西像是我在说“人话”了,然后我再交给我妈他们读。就如果说你妈读不懂的科普文,不是好的科普文。

做科普希望改变哪些人?


  李治中:我不能改变所有的人,就是说比如说我说喝酒有害,如果你是一个天天喝酒的人,我怎么说你都不会相信我的。
  然后你一定会找出各种原因来支持说喝酒有好处,比如说李白喝多少,但是大家不知道李白的小孩都是痴呆。
  或者说古人喝了很多酒都没事,但不知道以前古代因为酿酒技术不行,所以酒精含量基本和现在的醪糟差不多一个水平,更不是现在的高度酒,但他们是听不进去的。


  我写了一篇文章,后台一堆人骂我,全是中老年男性,非常非常明显,所以遇到这种问题你是没有办法的。
  但是你可以改变的是,首先是年轻人、愿意学习的人、然后这些成年人的老婆们,都希望自己老公多活几年等等。
  你能改变一些人就是一些人,我没有宏图大志说要改变所有的人。我真的从来不奢求任何人需要百分之百的同意我,或者是记住我给他讲的东西。
  但是很重要的一点,我让他知道,有一些另外一种看待事物的办法,那就是看数据,不是靠直觉。
  很多人为什么觉得白血病死定了,你从来没有接触过白血病病人,也没有看过统计数据。实际上很多人就是因为《蓝色生死恋》、《血疑》。你潜移默化的看了这么多东西,你就以为那是真实的东西。


  但一旦你说,我这个想法到底哪来的,我有没有可能是错的时候?然后你就会发现问题,我自己就发现了好多,我以前固有的观点是不一定准确的。

普通人如何提高自己的科学素养?


  李治中:其实非常难,除非你开始愿意去相信、学习一些技巧。这个技巧是一个科学思辨的能力,就是说你看到一个东西的时候,你首先质疑它,质疑它了以后你去要求它提供文献。
  别人一问说这个保健品好不好,那个东西好不好,我说很简单,他有没有给你一个文献?如果他告诉你他没有文献,你就知道这个东西一定是不靠谱的,因为说明它没有经过研究。
  只有当你看到一个东西天生的质疑,这就是科学的精神。中国比如说一个院士站在台上,大家觉得他说的一定是对的。
  一个明星、一个演员站在广告上面,大家认为这个演员很懂养生,很懂医学,这是件非常可笑的事情,事实上这个演员有可能连高中都没毕业。
  所以这些东西非常非常的重要,就是你的专业的东西,只能让专业人给你解释,同时你要具备一定的质疑能力和思辨能力,这个非常非常非常重要。


往期推荐:
李治中:我希望能够治愈所有的孩子
看见未来,看见癌症治疗的三次革
在癌症消亡之前,他想先消灭关于癌症的谣言
孩子到底还能打疫苗吗?怎么选择?
避孕药会导致儿童白血病!是真的吗?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发送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