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认知!两位儿童分娩时肺部吸进去癌细胞,居然是的?

文章来源:向日葵儿童 作者:专业的 责任编辑:chenl 时间:2021-01-21

最新一期的顶尖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来自日本的两个罕见病例:两个男孩,一个两岁,一个六岁,都不幸被诊断肺癌。

大家都没想到的是,通过基因检测,发现他们俩的身上的癌细胞都不是自己的,而是来自他们各自的妈妈!

我们邀请癌症生物学博士、拾玉儿童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李治中博士,为大家解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图1


01

通过这篇文章,看起来,是在分娩过程中,婴儿意外吸入了来自母亲的癌细胞。



图2:图片来源:《新英格兰医学杂志》


这两个男孩各自的母亲,在怀孕和生产时都并未被确诊患癌。但在孩子出生一段时间后,她们就被诊断为恶性宫颈癌,后来都不幸离世。

一般癌症生长和恶化需要很长时间,所以毫无疑问,在她们生孩子的时候,其实已经是癌症患者了,只不过没有症状,体检也没有查出来。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她们的孩子在顺产过程中,居然会意外吸入了含有癌细胞的母亲体液,而且这些癌细胞居然还能在婴儿肺部存活,更在多年后使孩子患上肺癌。


我经常说:正常情况,人的癌症是不直接传染的。但凡事都有例外,这次见到的就是极其罕见的癌症母婴传播。

大家可能会问,科学家怎么知道这两个孩子体内的癌细胞是来自他们的母亲呢?

靠基因检测。


通过对比,发现孩子的肿瘤有很多奇怪的地方。包括:

· 孩子和妈妈的癌细胞携带一模一样的致癌基因突变;

· 男孩体内生长的癌细胞,却没有Y染色体,说明它来自女性;

· 癌细胞都携带同样的高危HPV病毒。

这些证据,都说明孩子身上的肺癌,并不是原发,而其实是来自其母亲的宫颈癌。



02


这并不是我们第一次知道癌细胞可以从母亲传给婴儿,但这是第一次发现婴儿能在分娩过程中“吸入”母亲的癌细胞。

癌症母婴传播本来就是极其罕见的事情。到目前为止,全世界报道过的案例也不过20来个。据估计,每50万个怀孕的癌症患者,才有1个可能把癌细胞意外传给孩子。


以前的案例中,母亲的癌细胞都是通过胎盘/脐带血系统传给孩子的。这种情况下,癌细胞会直接进入胎儿的血液循环系统,跑到全身各处;导致孩子出生后,全身会多处长肿瘤,包括脑、肝、骨等。


但这次不同。

胎儿发育过程并没出现问题,癌细胞也没有进入血液。但在分娩的过程中,婴儿却一不小心把癌细胞直接吸进去了。

如何知道是吸进去的呢?

因为肿瘤只长在了儿童的呼吸系统表面,并没有到处跑。这和以往通过血液系统传播,肿瘤到处长的情况非常不同。


这两个孩子确实运气非常差,不仅失去了母亲,自己还生了一场大病。但所幸的是,经过正规科学的治疗,他们的肿瘤目前都被很好地控制,已经检测不到了。衷心希望他们都能健康平安长大。


03


癌症人传人极其罕见,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有强大的免疫系统。

人体的免疫系统对外来物质,不管是病毒,还是癌细胞,都是很敏感的。正常情况下,癌细胞进入另一个人体内,肯定会被干掉,不可能兴风作浪。

但是特殊情况下,可能出现例外。


比如,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为了防止排异,会使用免疫抑制剂。如果移植的时候不小心把癌细胞也移过去了,由于免疫系统受损,就可能带来新肿瘤。

再比如,由于生物学原因,孩子的免疫系统有可能放过某些来自母亲的细胞,允许它在体内共存。但偶尔就会出现这次的情况,来自母亲的不是正常细胞,而是癌细胞。这就很麻烦。


免疫系统,对于控制肿瘤生长至关重要!即使在这两个不幸的男孩身上,免疫系统也是发挥了关键作用的。

第一个孩子,不到两岁(23个月)的时候就发现了肿瘤,但家长选择不治,只是定期复查。过了8个月,肿瘤长得更大了,家长选择继续等,直到孩子满3岁(36个月),才到医院开始接受化疗。

有趣的是,比较下面31个月和36个月的图,大家会发现在孩子去医院之前,肿瘤已经自己缩小了!这表明,孩子自身的免疫系统很可能已经在抑制肿瘤生长。



图3


更重要的是,这个孩子使用化疗效果不好,后来只好盲试了PD-1免疫药。结果肿瘤得到了很好的控制,所有的肿瘤病灶都显著缩小,肿瘤标记物也下降了90%以上。


结束免疫治疗后,孩子肺上还能看到一些小肿块。外科医生手术切掉了这些残留肿块,拿到显微镜下一看,里面都是免疫细胞和钙化点,根本没有活的癌细胞!说明重启儿童的免疫系统后,来自妈妈的癌细胞就被识别并完全清除了。

第二个孩子,从妈妈那里“吸入”癌细胞后,直到6岁才发病,说明癌细胞长得非常慢。由于宫颈癌往往进展很快,这大概率也是免疫系统的功劳。


事实上,他的妈妈有着同样的癌细胞。但在孩子不到3岁的时候,就因为宫颈癌迅速扩散而去世了。

同样的癌细胞,在母亲和孩子身上却有完全不同的生长速度和结局。这再次证明了体内的环境,尤其是免疫系统,对于控制癌症生长是非常关键的。


04


最后,我还想再次说说HPV疫苗的事儿。

这次的案例中,两位母亲得的都是晚期宫颈癌,不仅传给了孩子,而且后来都因此而去世,让人唏嘘。

宫颈癌是最容易被预防的癌症,因为99%的宫颈癌都和HPV病毒感染有关,而HPV是有疫苗的。


这两位母亲都感染了高危HPV病毒,一个是HPV16亚型,一个是HPV18亚型,几乎可以肯定,她们都没有打疫苗。

因为HPV16和HPV18是和宫颈癌关系最密切的两种亚型,也是2价、4价、9价疫苗都覆盖和保护的亚型。如果她们接种了疫苗,大概率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次的两个案例都来自日本。

近年来,日本和欧美都出现了一股“反疫苗”的潮流,很多人拒绝接种疫苗,这导致HPV疫苗的接种比例逐年下降,让人担忧。

中国宫颈癌发病率高居世界第二,但HPV疫苗的接种率依然非常低。这和大家的误解也是有关系的。

我看到过不少骇人听闻的营销文,号召大家抵制HPV疫苗。说它“是史上最大的谎言,纯属骗钱的工具,尤其是副作用巨大,使用HPV疫苗后,死的死,残的残,悔恨终身……”,这让很多想打这个疫苗的女性望而却步。


事实上,在过去的十多年,全球已经有超过一亿人接种过HPV疫苗。整体来看,疫苗不仅有效,而且是非常安全的。


对极少数特殊人群,比如对蛋白质和酵母过敏,有某些自身免疫性疾病,或者孕妇或哺乳期妇女,那可以考虑推迟接种或者不接种。但对于普通人而言,HPV疫苗的收益远大于风险,因此各国权威机构都推荐适龄女性接种。


在我看来,中国推广HPV疫苗最大的阻碍不是安全性,而是价格和可及性。HPV疫苗还是比较贵的,而且还经常买不到。

希望疫苗能便宜点,供应得广一点,再配合好的宫颈癌筛查,我相信中国的宫颈癌也能得到很好的控制,早晚会成为一种罕见病!


千万别因为谣言,错失保护自己的机会。


参考文献:


Vaginal Transmission of Cancer from Mothers with Cervical Cancer to Infants. N Engl J Med 2021;384:42-50.



图4


作者 | 李治中

编辑 | uu

排版 | 博雅

校对 | 阿兜·兜

相关文章

软组织肉瘤是否有其它治疗方案?

第93期,邀请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儿童肿瘤科曹嫣娜老师解答关于“神经母细胞瘤和常见实体瘤”的问题。

女儿巨大肿瘤遭遇新冠疫情

2020年1月23日,对于来到人间未满四个月的芊芊来说,她即将迎来人生中的第一个新年。

临床试验信息——1-18周岁儿童恶性肿瘤

许多家长都非常关注正在临床研究中的新治疗方案,我们会不定期地展示正在招募患者的儿童肿瘤临床试验。

髓母细胞瘤可以用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 儿童肿瘤科普

髓母细胞瘤可以用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吗?

神经纤维瘤病是什么?| 儿童肿瘤科普周历

神经纤维瘤病(neurofibromatosis)是一种遗传性的罕见肿瘤,分为三种类型。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发送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