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过的路(十三)

文章来源:遇见sunflower向日葵 作者:乔悦 责任编辑:admin 时间:2018-10-18

        作者乔悦,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心理期刊专栏作者,同时也是一位神经母细胞瘤患儿的妈妈。她为我们描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有痛,有爱,有挣扎,有坚持。我们希望它能为此刻的你带来力量和温暖。




        插画作者:X-Ray,上海包玉刚实验学校的学生,喜欢艺术设计,擅长温暖有质感的插画设计风格。


        前文提示:汤力被困难压垮了信念,选择了违心的道路,曾经美好的婚姻生活也走到了尽头。


        十三


        信仰到底是什么呢,就是纵身一跃,就是我们跟神之间一个永远的约定,是舍弃旧的去开始新的生活;信仰就是从今以后,再也不要放开你的手。

——宫崎峻《悬崖上的金鱼姬》


        四月底、五月初的北京天气开始热了起来,公园里一派热闹的景象。各种各样的花儿都竞相开了,鸟儿们也都在枝头吱吱喳喳的叫着闹着。


        最美不过人间四月天。我和汤圆的心情也都随之振奋了起来。


        感谢北京四季分明的气候,让我们可以领略每一个季节所独有的美丽。我们从冬天到春天,再到夏天,最后在秋天离开北京,正好体会了北京一年中的四季。这个城市见证了我们的痛苦和黑暗,我们的付出和努力,也见证了我们的收获。


        让我们心情更好的是汤圆的姥姥姥爷要来看我们了。


        在父母跟前,不管孩子有多大也永远都是孩子。


        刚刚得知汤圆生病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像是空气一般的存在,虚无、虚假,一点儿都不踏实。爸爸给我打来电话问我汤圆的情况时,我再也撑不住了,梗咽又无助地说,“医生说是肿瘤”。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一直都很独立自主,我并不是一个很依赖父母的孩子,很多大事也都是自己拿的主意。


        汤圆的生病一下子击垮了我,让我重又变回了一个小孩。


        血浓于水,这个时候,跟子女心连心的父母才最能理解自己的孩子吧。


        “女儿你别怕,就是肿瘤也没什么,该怎么治咱就怎么治就好了,既然赶上这事了,咱就坚强面对。”爸爸一改往日对什么事都不屑、批判的态度,很温和坚定的对我说。


        说实话,我没想到爸爸会是如此的坚强和支持我,听他这么说,我也有了主心骨一般,没那么害怕和无助了。


        我的妈妈属于世界上最善良的那一类人,不管对谁都是和颜悦色一心为善。当然,这样的性格也让她有软弱的一面。比如她跟我爸吵架了,她一定无比的软弱委屈,流泪跟我哭诉。以前,我很看不惯她的这些行为,会觉得她太没用了。她原本就是基督徒,在汤圆生病后,就变得更加虔诚了,每一日都为我和汤圆祈祷很多遍。


        在这样的灾难面前,她不再是很多事都需要我安慰的那个软弱的母亲了,反而时时都鼓励、安慰我。


        由于爸爸还在上班,而妈妈在照顾哥哥家的孩子,所以他们没能够陪在我身边,但是一直都念想着找时间来看我们。


        这下子终于有了时间。


       看到爸爸妈妈时,并没有什么煽情的场景。当事情发生时,大家都投注心力在面对事情上,反而有了一种在遭受苦难时所独有的那份冷静。


        爸爸妈妈住在表姐家,他们每天一大早就赶过来帮我煮饭、打扫卫生,看着家里缺什么就赶紧跑到超市大包小包的买回来。


        爸爸妈妈给我做各种我爱吃的饭菜,也变着法的去做各种饭食给汤圆。


        他们不让我插手任何事情,就是让我多吃饭菜和好好待着休息。他们在的几天,我彻彻底底的放松了一下。


        三辈人,我的父母,我,还有汤圆,都在传递着相互的爱和支持。


        父母的爱可以说是这世界上最无私的爱了。


        父母的眼睛总是雪亮的。那个时候,他们就问我,说,为什么汤力总是不来看你们?我说汤力工作忙,而且在这边我和汤圆奶奶完全没问题的。他们说,那也该过来看看,哪怕只是少待几天呢。说这些的时候,他们的眼神不无担忧,好像汤力是一个不负责的人一样,甚至是不是还怀疑他一个人在家乱来呢?我还真嫌他们烦,这也想太多了吧?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刘宇航他家离北京那么远尚且还过来了呢。汤力还真没主动表示过。


        甚至有一次他去天津出差,距离北京那么近,他都没有过来看望我们。


        而我呢,一直还很自豪于自己的女汉子行径。有什么事是我办不好的呢?何苦要再搭上汤力!我既是一个好妈妈,也是一个好儿媳,更是一个没得挑的好老婆。


        也正是我这样的想法,才让汤力有机可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我的行为纵容了汤力。


        其实,从本质上来说,我和肖静的命运是一样的。我们都希望自己做的无可挑剔,来彰显自己的能力和价值,实际上却不过是因为内心隐隐的害怕被嫌弃或者被抛弃吧,不管我们实际上有多棒。


        上帝的眼睛更是雪亮的,你越怕什么,他就越会拿什么来考验你,直到你成长到不怕为止。


        妈妈信仰基督教,所以她一心也想让我成为基督徒。我也跟她讲了周姐和康康的事情,她自然听了更加感慨。


        冥冥中自有安排,正好送爸爸妈妈走的那天回来我碰到了周姐。她正要去教堂,我说,周姐,我跟你一起去吧!周姐很是欣慰我要求跟她一起去,一路上开心的跟我讲解教堂里面的种种事情还有她知道的神迹。


        也跟我讲了她开始信仰的心路历程。一开始,周姐有家人是基督徒,周姐本人虽然耳濡目染,但并没有投入进去真正的信仰,也是在康康生病后,她开始变得虔诚起来。


        康康得知生病后,周姐一个比较富有的亲戚赠送周姐几万块钱用做康康的治疗。康康的病原本就花费巨大,可正好在那个时候,她听说常去的那个教堂需要一笔钱来完成修缮工作,于是她毅然决然的把这几万块钱捐给了教堂。如果我不是患儿的家长,我是体会不到这份信仰的忠实的,正因为我知道这几万块钱对我们来说有多重要,所以,我对周姐无比敬佩。


        周姐的虔诚也换来了上帝的眷顾。先是康康爸爸的单位给康康爸爸发了一大笔补助,用以康康的治疗费用,解了他们的燃煤之急。再是康康的恢复速度让医生都叹为观止。周姐和康康就是摆在我眼前的活生生的奇迹。听了周姐的分享,我心中涌起了少有的澎湃和感动。


        到了教堂,我们去听了神父的讲道,并且在讲道完之后让神父为汤圆、康康还有其他的孩子们祷告。


        跟神父的聊天也非常有收获,帮我抹去了心中的忧愁和哀伤,有了温暖和坚定面对的勇气。


        正是因为这一次的归属,才让我在后来汤圆病重的日子里有信心和有所依靠。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孩子喊疼怎么办?家长可以这样做

疼痛,特别是慢性疼痛,由于持续时间比较长,会对孩子造成很大的影响。家长怎么做来帮助孩子缓解疼痛呢?

走近“向日葵儿童”社工站同事的一天

我们用十个瞬间,给大家介绍医务社工的工作情况,也想送给一线工作的同事普川。

葵花籽线上主题沙龙纪实

昆明儿童医院的向日葵社工站是拾玉儿童公益基金会下属向日葵儿童项目进行儿童肿瘤医务社会工作服务试点。

我们走过的路(十八)

这是向日葵儿童的第一个讲述儿童肿瘤患儿家庭生活的纪实性长篇小说

幼儿麻醉会影响大脑发育吗?

《柳叶刀》发表的研究表明,短暂接触麻醉对幼儿是安全的。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发送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