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怎么了解"灾难"

文章来源:向日葵儿童 作者:文艳 责任编辑:admin 时间:2018-10-08


        今天是5月12日,又是一个地震纪念日,过去了10年的地震。网上,手机上很多的文章,刚看完一篇,泪一直没停。


        地震中撑起的希望  图片来自网络


        其实这样的每个日子都让我想到自己的孩子,我的一诺。地震那年,你才两岁不到,我在工作的时候就知道了地震的事,当天下班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赶快抱起你,虽然知道地震离我远的很,但还是心里不安,只有抱着你才好点。


        那些天地震的消息一直电视播放,家里老公的爷爷,也非去社区捐了200元钱,老人在家带一诺看的最多的也是新闻频道,他们一起感受着地震的发生。


        我一直被诺爸说是个感性的人,代入感很强,当时就是感觉,不管什么地震洪水海啸一类的,我只要抱着我的孩子,跟她在一起就行,保护好她是我这辈子的本能,甚至脑子里演习过很多次防避地震该怎么带孩子逃跑,把她放在房子里的哪个地方是比较安全的。一诺上学后还一起在她的书本上演练,地震、火灾什么的怎么逃出学校。


        可曾经那么多次的瞎想,都不会想到,我们的分开是要以这样的方式,而且不是一起面对灾难,是你离开了这个世界,留我一个人在这里。


        这几年,从有孩子开始,看到这些灾难,想到最多的是怎么安置孩子。


        曾经天津的爆炸点离我们只有十几公里,当时周围的朋友都送孩子离开,我们没走,因为家里的情况不允许,有老人生病,工作不能放下,孩子也没离开过我们。不是不害怕,也想过送去远点的大姐家,但诺爸心思我理解,我们一家人,就是要在一起的,不管是怎样,走也得一起。



天津的爆照近在咫尺,亲临过满目的疮痍  ​


        还有马航飞机失踪。这也是从电视上看到,一直关注的。曾经在马航一周年的时候,一诺还挺小的,跟我说“妈妈,马航的人回不来了吧,都一年了”我才意识到那天是3月8日,失踪了一年的人们可能再也不会有回来的可能了。


        在一诺离开后,有次小饭桌阿姨打电话过来,我接起来是有个孩子在喊“妈妈,什么时候来接我”我知道是有孩子打错电话了,可心里的渴望一下就被挑起来了,我不敢出声音慢慢的挂掉电话。过后小饭桌阿姨发微信来道歉,我知道她也是不敢再打电话了吧,因为我们以后都不会再有交集,不知道该在电话里说些什么。


        就在刚才,还接到一个让孩子参加英语课试听的电话,好像在她们那里的记录,一诺永远都在,如果这个记录是真实的,该有多好。



一诺没做完的衍纸作品,由妈妈最后完成​


        “灾难”这曾经对于我们就是电视和网上的消息,虽然也有代入,也会流泪心痛,但一直都是用怜悯的心,感叹世事的无常,我们好像就在电视外的那个小世界里,安于一方。


        其实“灾难”存在世界的任何角落,看多了天南海北的肿瘤患儿,医院那个避难所也不再是屏幕上的画面。生死离别,这个真实的感受不再是想象。



肿瘤的孩子和妈妈   来自病友群的提供​


        很多的肿瘤患儿都经历过误诊,走过不少的医疗弯路,而且每一个家长都在后悔没能早点发现孩子的状况,导致发现时已经是晚期。


        今天还跟之前的同学微信,她给我发了在美国看病的一个文章,还说到让有条件的病友去医疗更好的地方。这次跟她聊了很多,没有避讳“癌症”这个事情,希望她们都能关注孩子的体检,多了解儿童肿瘤的情况,多传播一下,让身边的人有认识,才能有可能有预防。


        其实身边的朋友都跟我之前一样,都希望自己是屏幕外的“鸵鸟”,但灾难是屏幕关不住的,挡不开的,即使比例再小,那些曾经的屏幕外的人,也会有被突如其来的灾难淹没的可能。


        望大家关注“灾难”发生的可能性,对于可能面临的各种形式,不管是地震、火灾、还是疾病,希望能有更多的了解,勇敢的面对,解锁更多的生存技能,掌控自己和家人的生命,永远幸福的生活。


相关文章

癌症患儿的最后一站

2017年,雏菊之家在松堂医院开设,这是北京第一家儿童临终关怀病房。

造血干细胞:帮助抗癌的“细胞小战士”

我们今天来讲讲一种可以帮助抗击白血病细胞的“小战士”的故事。

向日葵手册(7):治疗与疗效(下)

向日葵儿童手册(7):治疗与疗效(下)。癌症治疗对消化系统有什么副作用?

第十四届儿童肿瘤学术研讨会

第十四届儿童肿瘤学术研讨会在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国际会议厅顺利举行。

陆舜主任:大家都去支持科普,治愈癌症才有很大的机会

陆主任说,儿童肿瘤的科普相比于成人肿瘤的科普,受到的关注不多,了解的人也不多。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发送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