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文章来源:向日葵儿童 作者:向日葵儿童 责任编辑: 时间:2020-04-08

撰稿 | 夏欢
排版 | 博雅
校对 | Sarah


  每年的3月5日,是 “中国青年志愿者服务日”。
  自2018年向日葵儿童成立以来,一大批热心公益事业、关注儿童肿瘤群体的人们源源不断地加入到志愿者队伍,成为一名光荣的“葵花籽”。
  在向日葵儿童运行的各个项目里,都可以看到志愿者活跃的身影,他们来自五湖四海,专业也不尽相同。但在这里,大家齐心协力聚焦于儿童肿瘤事业,一起用专业点燃希望。


​截止2019年底,
向日葵儿童已收获来自全世界43个国家地区,
483个城市超过16000余名志愿者。

  昨天我们推送了7位线上项目的长期志愿者(详情请戳→“传递爱与希望,是我们作为志愿者的最大意义”)。


上期的7位长期志愿者

  今天邀请到的是7位长期参与线下项目的志愿者,她们分别来自病房探访服务、向日葵社工站服务、专业会议报道、公益拍摄项目、音乐疗愈项目、志愿者沙龙和葵花籽图书馆7个小组。

  让我们逐一来认识下她们吧!



01
病房探访服务


  为了让向日葵儿童公益项目走近一线患儿和家庭,2019年初,我们开始携手高校师生、公益伙伴和核心志愿者,通过游戏、绘画、手工、音乐疗愈、病房学校等多种方式,丰富孩子们的病房生活,让他们不再感到孤单;让家长有更多机会了解向日葵儿童,传递科学治疗的理念和重要性。


2019年已开展病房探访服务项目医院,
全国范围内合计开展了60余场活动


Q:你在向日葵儿童主要负责哪方面的工作呢?
A:线下病房探访活动中,我主要是需要在每一期项目正式开始前,完成志愿者的招募和初步审核;然后告知志愿者医院活动的注意事项,并在过程中维护整个项目的顺利进行,最后在活动结束后完成总结和反馈。
Q:你是什么时候加入向日葵儿童的?线下活动中让你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情是?
A:我可能是最早一批国内的志愿者了。印象深刻的事情有很多。
  记得一个8岁男孩子在做手工的时候,自己并不参与,而是一股脑都推给他妈妈做。而做粘土游戏的时候,孩子主动提出想要捏一个奥特曼,但是他妈妈却不会。
  我灵机一动,和孩子商量,志愿者可以帮忙做奥特曼,但是需要他帮忙做机器人的四肢。孩子答应了。
  志愿者的鼓励和指导也让孩子信心大增,最后粘土奥特曼合体完成,孩子也很喜欢有自己参与的作品。
  其实因为疾病,妈妈会更顺从孩子的需求,使得孩子不必主动去做什么就能获得他想要的东西。但这也让孩子失去了挑战和进步的机会。
  每个孩子都有一个英雄梦,这个英雄是榜样也是陪伴。要相信孩子们的潜力,他们最终会战胜疾病,成为自己的英雄。

02

向日葵社工站服务


  2018年11月,向日葵儿童的首个社工试点项目:向日葵社工站,在昆明儿童医院肿瘤科落地。

  社工站聚焦肿瘤患儿家庭需求,运用医务社工专业技巧,通过病房探访、个案干预、科普小组、医疗游戏、资源链接等方法,提供儿童肿瘤专业知识科普、患儿及家庭身心压力缓解、医患关系调和、家长社会支持体系构建等服务,帮助患儿家庭有效应对肿瘤治疗过程中遇到的挑战。

  向日葵社工站开展的多场主题活动离不开志愿者的帮助,昆明葵花籽们就是其中不可缺少的主力军。



Q:你在向日葵儿童主要负责哪方面的工作呢?
A:我主要是带领昆明的志愿者们一起参加社工站日常举行的病房游戏等活动,协助医务社工、协调志愿者工作,并全程参与到活动中。
Q:你是什么时候加入向日葵儿童的?参加了这么多次活动,你自己最大的收获是?
A:我算是老葵花籽了。最大的收获应该是内心的成长。节前我们做了一次摄影活动,看似平平常常的拍照活动,小朋友们和家长们都很开心。
  当时有一位孩子妈妈拉着一位志愿者的手,跟她说谢谢我们为孩子拍照片留念。她一直想给孩子留个漂亮的影像资料,但去外面的摄像馆,摄像馆的人说要孩子三岁以上才给拍照。她说,也不知道孩子以后还有多少机会可以拍照,当时就泪如雨下,说不下去了。
  每每这种时候,我觉得我们为孩子们做的所有工作,付出的所有辛苦都是值得的。

03
专业会议报道


  2019年,向日葵儿童也参与了不少国内专业儿童肿瘤会议的现场报道,撰写了数十篇会议报道稿件,向大家介绍了专业学术会议上最新的儿童肿瘤治疗进展。这里面也离不开全国各地参会、撰稿的志愿者们的努力。



Q:进行专业会议报道,你主要需要做哪些方面的工作呢?
A:我的主要工作任务就是进行会议内容记录,并撰写会议报道新闻稿的初稿。
Q:你是什么时候加入向日葵儿童的?参加会议报道工作,除了专业方面,对你还有什么影响么?
A:我大概是在18年底加入的。毫不夸张地说,影响很大。儿童肿瘤专业会议常常是覆盖基础研究、临床和转化医学方面的最新进展。专题内容涉及儿童肿瘤诊治的方方面面。专家们常常是来自各专业学科,大家就病例进行共同研讨。我常被这种严谨详实、兼容并包的学术氛围所感染,获益良多。
  而且,学术会议多在周末进行,但经常能看到很多与向日葵儿童有过合作的资深医学专家的身影,大家都在不断学习,同步提升。
  其实每次报道,我们都是小组几个人一起行动,记录、采编、撰写及校对,大家通力协作,这种氛围也深深地让我觉得遇到了对的队友,超级开心。

04
公益拍摄项目


  在治疗期的小朋友和家长,每天两点一线,出租屋+病房,很难有时间留下美好的影像。甚至,有许多家庭连全家福都已经很久没有拍摄了。

  从2018年开始,向日葵儿童携手上海纯真博物照相馆,给一些治疗中或结疗的肿瘤患儿拍摄写真和全家福。



Q:参加公益拍摄项目,你主要做了哪些工作呢?

A:按时接送小朋友与家长,全程陪同参与公益拍摄,和小朋友多多互动,陪小朋友聊天、玩耍,提高他们幸福感:)

Q:你是什么时候加入向日葵儿童的?近距离参与公益拍摄项目,你最大的感受是?

A:我其实加入时间不长,大半年时间吧。当初做志愿者的初衷是觉得人生是有限的,希望通过志愿服务,能赋予我的人生更多意义。

  当时参与公益拍摄项目,自己提前做了很多准备。当看到小朋友兴奋地和小病友讲述之前拍摄那天的趣事,听到她亲切地喊我小航姐姐,心里觉得特别温暖。我度过了这么多的“一天”,可那天感觉终于被赋予了不同的意义。

  我还记得和小朋友约定好下次再见,我想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2019年秋公益拍摄项目全体人员合影


05
音乐疗愈项目


  病房探访活动和向日葵社工站志愿者活动大多会以绘本伴读、游戏辅导为主,去年我们开始尝试部分艺术疗愈的项目。通过乐器演奏、艺术画作绘制和赏析的方式,可以带给孩子们更多维度的关爱。




Q:音乐疗愈项目,可以跟大家介绍下主要需要做些什么呢?​

A:其实也不复杂。我主要是参与立项、拟定整体项目策划方案、邀请联络外请心理专家及演奏家(商讨选曲)、项目所需音乐文案策划及最后实施现场演奏的一部分。
Q:你是什么时候加入向日葵儿童的?你觉得音乐疗愈项目的实施过程中,你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个瞬间?
A:我是大概19年初加入的。我的感受是,其实音乐心理疗愈主题活动不仅打动了患儿和家长,也感动着我们自己。当台上嘉宾和孩子们互动时,一双双充满好奇和渴望的眼睛令人印象深刻。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能清晰感受到孩子们纯净无暇的美好。还有身边家长们对孩子们的不离不弃,在身经百战后仍然不自觉散发出来的淡定品格,也令我心生敬佩。
  音乐是世界的语言,它能直抵人心,引导情绪变化。我相信,音乐的疗愈作用值得进一步被探究。也期待未来可以再用音乐给孩子们、家长们带去更多的慰藉。

06
志愿者沙龙


  2019年,在各地葵花籽的大力支持下,我们在许多城市举办了志愿者沙龙活动和工作坊。

  那些因向日葵走到一起的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们欢聚一堂,通过近距离交流的方式,更好地了解向日葵儿童公益项目的理念和工作进展。

  每一次的聚会,大家都讨论得热火朝天,为了向日葵儿童未来的发展集思广益。很多优秀的志愿者项目就是在这些讨论中诞生的。




Q:作为区域沙龙活动负责人,组织线下志愿者沙龙活动主要需要做些什么?
A:一是明确沙龙目的,比如让葵花籽们更了解向日葵儿童,明确作为志愿者可以参与哪些项目,同时了解彼此,增加志愿者粘性;二是选择沙龙地点,组建沙龙前期筹备小组并进行明确分工;三是活动现场的组织和协调;四是活动后的总结及活动报道稿的初审与提交。
Q:你是什么时候加入向日葵儿童的?你觉得在志愿者沙龙项目中,你自身获益最多的是哪个方面?
A:我是2018年加入向日葵儿童的。组织沙龙活动,不但使我更深入地了解向日葵儿童的主要项目和重点方向,同时也了解到葵花籽们最关心的问题,为今后策划线下活动找到了方向。
  沙龙的组织也锻炼了自己的项目组织策划能力,而且结识了很多优秀的志愿者。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从他们身上我也获益良多。



07
葵花籽图书馆


  向日葵儿童联手多家医院及公益机构,组织全国各地志愿者在儿童肿瘤病房中捐赠并设立“葵花籽图书馆“,送上精心挑选的绘本图书,丰富患儿在治疗康复阶段的病房生活,鼓励他们在书本中获取知识和力量,实现资源共享,传递志愿者爱心。

  在公益伙伴清华大学出版社及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的大力支持下,我们共设立了 13个葵花籽图书馆,赠书超过2800册,参与志愿者170人。




Q:你在本项目中主要负责些什么工作?

A:我主要是协助与医院病区联系,负责带领志愿者们一起落地葵花籽图书馆,将书籍清理干净、整理分类、上架挂牌等。再通过带着小朋友们一起阅读绘本的方式,给孩子们平淡且重复的病房生活带去一抹色彩。

Q:你是什么时候成为葵花籽的一员的?在参与葵花籽图书馆项目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最让你难忘的?

A:我大概是在19年初加入的。我一直认为,阅读是我们距离真善美最近的一种方式。普通人如此,对于一群患有慢性病或癌症,需要长期住院治疗的患儿和家长们,阅读更是一剂良药。

  有一件事情,我记得很清楚。一位还抱在妈妈怀里的小男生,大约3岁吧,他的右手上还用纱布固定着留置针。见我们在整理图书,他又羞涩又胆怯,想参与又不敢让妈妈走近。我记得他的眼睛,一睁一闭忽闪忽闪的,特别清澈。

  我主动邀请他和他的妈妈,一起来帮我们贴贴纸和整理绘本。孩子们的笑容给了我温暖,孩子们的眼神给了我力量。我满心欢喜,那感觉棒极了!


合计三期葵花籽图书馆捐赠情况表


写在最后

  7位服务于线下项目的志愿者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加上前一期内容,我们一共有14位不同专业、不同工作背景的志愿者,在各自的城市,默默为向日葵儿童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感谢五湖四海的葵花籽们,你们像一颗颗充满朝气的向日葵种子,将向日葵儿童的精神带到各个角落,你们的关爱与支持,温暖着无数个家庭。对于你们,我们不止于谢谢,更视为珍宝。
  点滴力量汇聚成江海,众人拾柴火焰高。愿每一位葵花籽,都能在向日葵儿童大家庭里收获各自的欢喜,获得属于自己的成长。这就是我们最大的愿望。
  让我们一起,用专业点燃希望,让肿瘤患儿和家庭不再孤单!期待与你同行!


扫码立即注册,欢迎你也成为葵花籽的一员!
期待你的故事!



相关文章

用青年力量赶走秋日寒意

昆明儿童医院向日葵社工站:云南财经大学志愿者病房陪伴活动

润物无声传爱心,来日嫩芽吐芬芳

4月21日下午,济南向日葵儿童志愿者带着礼物和绘本,来到病房探访患儿。

为什么中国儿童无药可吃

家长根本没有意识到:中国可靠的儿童用药,其实少得可怜。

全球43%儿童癌症被漏诊,92%来自中低收入国家

以往,全球儿童癌症总发病率的估计主要基于来自癌症登记处的数据,但世界上60%的国家没有这样的登记。

髓母细胞瘤可以做质子放疗吗?智能小助手告诉你!

本期智能小助手为大家解答髓母细胞瘤方面的疑惑,由往期专家问答和科普内容改编而成。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发送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