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省博士,回国后为什么做起小学老师?

文章来源:向日葵儿童 作者:温暖的 责任编辑:zhengty 时间:2020-10-20

       “非主流人生”沙龙是向日葵儿童从2019年3月开启的一个志愿者交流项目,通过邀请各行业嘉宾与治中博士对话的形式,带领大家倾听更前沿的声音,与更有趣的灵魂进行碰撞。

       这些特别嘉宾,不仅能在自己领域内做出优秀内容及成果,更能跳出可见的稳定未来,用才智情趣、远见和勇气,开拓一片新天地。


图1


图2:本次非主流人生沙龙活动海报


       8月7日晚,非主流人生沙龙的2020线上篇,特别邀请到 “小飞机”郑腾飞博士,与直播间的各位志愿者们分享了她对家庭教育、学校教育,以及职业选择的许多有趣有益的想法。


嘉宾介绍

郑腾飞


北京大学化学学士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化学生物学博士


       目前在上海一家教育集团担任课程中心总监助理,并在上海一所小学担任校长助理。工作之余,也积极参与面向家长、教师和社会的科学素养普及工作。

       活动前,几十位报名沙龙的志愿者们早早就在活动群中提出了百余个关心的问题,我们从中选择了具有代表性的一些问题,由治中博士在现场向郑老师提问。

       根据郑老师的回答和建议,现整理如下文章,以飨读者。


图3:虚位以待的会场向日葵


       她身上闪光的标签很多。

       她是一名典型的学霸,北京大学化学学士,麻省理工学院化学生物学博士,接受了几乎是中美最好的学校教育;

       她的选择独特,从化学生物学博士到一名小初高的老师,跨越领域迈出新一步;

       她是一个妈妈,家有三个小朋友茁壮成长。

       她是“小飞机”郑腾飞博士,是向日葵儿童本次“非主流人生”沙龙活动的嘉宾。


图4:治中博士与郑博士在直播间对话交流


感受,影响,转变


       在麻省理工学院(MIT),她确定了自己的方向。

       研究生二年级时,一个初春的早晨,本应去实验室的她,在波士顿查尔斯河畔漫步,花都开了,春光明亮得让人睁不开眼。

       可一想到做实验,尽管已经在实验室拼过一周又一周,她仍感受不到雀跃和兴奋,“这样是不对的。我想把事情做好,但科研绝对不是我的方向,因为我并不热爱。”她坦率地说。

       两年后,第一个孩子的降生改变了她看世界的角度,世界中重要的不再是个人的目之所及。视线逐渐被拉长,小家伙将来会身处的这个世界是好是坏,世界的未来会如何,也成为了重要的问题。

       学习做妈妈的过程充满回响,除了完成让宝宝健康茁壮成长的基本功课,孩子要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自己经历过怎样的教育?喜欢哪些,又不喜欢哪些呢?

       在教育这一门新课程中,她的思考、兴趣和认识在不断更新,逐渐增长。她要去做一些,对未来有影响的事情。

       她很感激MIT提供的教育与环境,刻在楼里的标语和海报在提醒着学生们,个人所学在现实社会中到底能解决什么样的问题。身边的同学们也都很“实际”,都想通过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去改变,去影响他人,留下些什么让世界变得更好。

       她决定去做一名老师。


理性,平和,务实


       “我的大儿子目前是一名小学生,他不是学霸,体育也没有好到什么地步,但我很开心看到他是一个阳光、愿意尝试、生命力旺盛的孩子,很开心看到他是一个真实的小孩子。

       “在球队里,他即使有时只能当一名候补选手,整个团队赢了,他仍然发自内心地开心庆祝。我很欣慰他能保有这份纯净。”


图5:郑腾飞博士和大儿子Chris在活动现场


       小学期间的培养,在她看来,首要是让孩子明白,所有的成就都需要投入努力。

       “我没有给孩子报任何补课班,但也没有‘放羊’,甚至还有点‘鸡血’。比如去欢乐谷的地铁上,我也要带着他一起做计划。我很珍惜任何可以和孩子们共处的时间,只是这些时间没有用来补语数外,而是聊天、讨论。

       “成功的道路不是唯一的,但有一条颠扑不破的道理,便是天道酬勤。自律与努力的培养不能放松。需要对孩子严格时,不能放松。”

       其次是要培养孩子分析和解决问题的方式。刷题是一件好事吗?刷题是一件好事儿,是有意义的。但意义不在于刷题本身,甚至不是知识,而是推导中产生的清晰的逻辑与科学思维。

       为了考大学而刷题,这样的动机是不长久的。最后孩子反而可能会成为刷题工具。

       不仅是孩子,家长也要提高自己的科学思维。举例来说,接收到一个新消息时,会不会有中立的怀疑?科学家们看到一篇论文时,是不会直接采用其中数据的,总要在重复实验后,才决定是否采用其中的结论和数据。

       第三,是要培养孩子去认识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特点,意见不一样,也要尊重对方。如今教育下的对错观,很多时候是二维的。孩子容易觉得世界只有黑白,非此即彼,只有对错。

       但这并非真实的世界。她的家里还有两位不到6岁的小朋友,遇到吵架时,她会劝说,“你不要生气,他只是做了一件不好的事情,但并不是一个不好的人。” 而这一点,是家长要引导孩子去形成的观念。


图6:认真回答治中博士提问的郑老师


       从长期来看,与孩子持续保持沟通是十分关键的。孩子到底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达到什么样的目标?好奇心和自我驱动力是否被保护?他喜欢学习吗?是不是明白适应一套规则才能去做想做的事情?

       这样的理念和环境下去实现自己的目标,才是可行的。


对比,反思,探索


       目前,郑腾飞博士在上海一家教育集团担任课程中心总监助理,从事基础教育阶段的课程研发工作。

       在她看来,目前我们的教育还是在掌握更多的基础知识点,采用升级打怪的玩法,目标很清晰。但这种目标和社会是脱节的。甚至出国留学这件事情,内核也逐渐变成了洋应试。

       “我也是MIT的面试官,每年的面试中会看到很多金光闪闪的简历,但面对‘如果你有无限的资源,你打算去做些什么?’这种问题,很多人都会语塞。而明白自己想做什么,是最重要的。”

       同时,很多家长在追求国际化教育,可大部分对国际化教育的理解就是送出去,英语要学得好。这样的理解,在她看来,相对初级。

       “我们缺乏的反而是中国文化的教育,你是否能想清楚自己是谁,与老外沟通的时候能不能意识到彼此的区别在哪里。我们有哪些共同点、有哪些不同。

       “英语只是一种工具,你即使可以说很好的英语,也没办法听懂老外的笑话,也没办法在一件小事上说服一个老外。”

       经过几乎是中美两国最好的教育,她重新回到校园,要寻求一条不一样的道路,她想要给孩子们更有效地传承知识,提供更加丰富的资源。

       更重要的是,她要观察孩子们在社会中所需要的能力,在学校教育里提供有益的补充,给孩子们更多的滋养和支持。


图7:沙龙现场合影

从左到右依次为,李治中博士,Chris小朋友,郑腾飞博士

志愿者Trista,志愿者狄德罗


       对很多家长来说,教育失去了工具与手段的本真面目,成为了焦虑的扳机。当我们的理念和情绪逐渐塑造了自己和家庭,我们在重新思考教育的同时,何尝不是再重新审视与教育自己呢?

       这是一场令人印象深刻的教育主题分享。感谢郑老师,也希望她在新的领域中有更大的发展与收获。


项目统筹 | 夏欢

现场协助志愿者 | Trista、狄德罗

撰稿 | 宋天娇

排版 | 博雅

校对 | 秀秀



相关文章

向日葵手册(7):治疗与疗效(下)

向日葵儿童手册(7):治疗与疗效(下)。癌症治疗对消化系统有什么副作用?

医院里的重阳节也很温暖!

对于住院儿童尤其是肿瘤儿童的父母而言,除了经济压力外,他们还面临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我们走过的路(六)

这是向日葵儿童的第一个讲述儿童肿瘤患儿家庭生活的纪实性长篇小说

新疆白血病姑娘与死神的抗争之路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直面生活所给予的一切,并且依然热爱生活!

为了他们,你更应该被严惩

口口声声煽着情的贺建奎,你才是真正毁掉这个家庭幸福生活的魔鬼!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发送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