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癌军人结疗后结缘马拉松

文章来源:愈路小组 作者:曼曼 时间:2019-05-07


文章来源 | 愈路
作者 | 曼曼

  感谢本文作者曼曼,在2019年上海马拉松的赛道上,身穿“向日葵儿童”战服,与我们一起呼吁,关注癌症患儿!


编者按

​  曼曼,生于89年的阳光帅小伙,曾经的军人。多年的军旅生活,让他拥有过人的品格与体格。

​  在27岁那年,曼曼却不幸被查出胃癌二期。为了抗癌,曼曼切除了一半的胃,经历了难熬的化疗。当治疗结束,新生活就要展开的时候,曼曼却又被治疗留下的一系列后遗症所困扰。在多番求医问药却始终无果后,他开始尝试“运动康复”。
​  从此以后,曼曼便成为了互助群里最自律的朋友。他每天都践行着“老年人” 作息表:早上6点起,晚上10点睡;坚持运动打卡,雷打不动,风雨无阻。我们见证着,他跑步机上的数据从20分钟到40分钟、60分钟;后来曼曼不再使用跑步机,而是开始了更具挑战性的室外跑,8公里、10公里、15公里……
  一次偶然的机会,曼曼萌生了参加马拉松的想法。在许多癌友眼中,这近乎“疯狂”。可是曼曼没有停下脚步,他的另一段人生也由此展开。
  自律带来自由,虽千万人吾往矣。这是曼曼的故事,致所有在路上的你。

前言

  曾经,我将马拉松视作「超人的江湖」。
  它离我很远,患病之后,它变得更加触不可及。
  但正因为患癌,经历过艰难的治疗过程,我才意识到:

  不是得了癌症,就要坐以待毙;
  不是得了癌症,我就是生活的弱者。
  马拉松,让我实现平淡生活里的英雄梦想。

  马拉松是枯燥的,也是艰苦的。
  正因为经历过痛苦,或者刻意经历这痛苦,
  我才体会到活着的滋味。

01
27岁,我被诊断为胃癌

  我叫曼曼,今年30岁,胃癌(腺癌)二期患者,曾经是一名军人。患癌前,我已经从部队里退伍。目前我就职于一家汽车零件制造企业。
  当年在部队的生活,每天的出操大概跑步15公里,时不时还有野外拉练,例如,负重75斤,在气温36℃的天气下,以5km/h的速度行进7小时。但那时候,跑步是我的弱项,我常常因为跑得太慢,拖整个队的后腿,被上级罚跑。我因此特别抬不起头,继而对跑步产生了抵触情绪,能偷懒就偷懒。
  但是,多年的部队训练仍铸就了我强健的体格和能吃苦的精神。直到我被确诊为胃癌,即使铁打的身体,还是经不起胃癌手术、加上术后化疗带来的严重打击。
  胃癌手术后(远端胃切除术),我只剩下一半的胃。除了癌症本身,我要面对的还有治疗带来的一系列后遗症,例如胃功能减弱导致的日渐消瘦、体力下降等等。
  手术后,我进行了六次化疗(奥沙利铂+替吉奥)。从第三次化疗开始,便频频发生腹泻,特别是在吃肉类或奶蛋类食物之后。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最后甚至到了只要一吃肉就会腹泻的地步。
  这样严重的副反应,让我的体重迅速以每周2斤的速度骤然下降。为了保证营养,在每次吃肉时,我不得不服药来缓解腹泻的情况。

02
我走过的那些弯路

  治疗结束之后,我明显感觉身体不如以前。腹泻的情况仍然时常发生,治疗让我瘦了20多斤,几乎形销骨立,当然精神状态更是不佳。
  起初,亲朋好友们告诉我:这是中医理论上的“脾胃虚寒”所导致的腹泻。特别是上了年纪的老年人,在他们耳濡目染和极力说道下,我去了省中医院脾胃科,找了一位(资深)老中医把脉开药调理身体。每隔半个月,我就需要去省中医院问诊,每次医生开的中药都能塞满整整一个大号背包。我如同搬运工一般,驮着巨大的背包穿过大街小巷从医院回家。
  可是腹泻症状不仅丝毫没有得到改善,在之后的一次定期复查中,CT结果又显示肝脏胆管出现钙化或结石。那时,距离上一次复查仅仅三个月,在这期间,我不间断地服用了两个月的中药,硬是喝出了肝损伤。

03
运动康复的开始

  正在不知所措时,我刚好读到一篇关于运动防癌抗癌的专业的科普文章(点击此处)。结合我正遇到的身体上的困扰——手术后胃肠功能受损、经常出现消化不良,导致体重偏瘦等的问题,我决定开始尝试一下“运动康复”。
  我趁着周日休息的时间,火速去办理了一张健身卡,开始坚持每天晚上锻炼2小时左右。刚开始时非常困难,常常运动一会儿就已经体力不支。但我告诉自己:坚持,每天进步一点就很好。


癌症治疗后的第一次正式恢复运动,仅24分钟就体力不支。


  那时候,自己也基本上算是个“小白”,对于运动的方式方法不甚了解、专业知识匮乏。我基本按照自己想法自由锻炼,比如每天跑跑步,偶尔做一些零零散散的力量训练。
  就这样,我坚持了三个月的时间。体重从最初的54公斤增加了到56.5公斤,运动增肌效果不明显。我意识到这样下去效率不高。于是我转化思路,请了一个私教专门指导,课程每天一小时,连续上了24次课。训练内容包括一般的力量训练、无氧训练。
  一个月之后,我的身形塑造发生了一些变化,但体重变化仍然不大,增肌效果不是很明显。


  不过,神奇的是,自从开始规律运动后一个月左右,我以前消化系统的问题得到了大幅度的改善。吃肉和奶制品之后,再也不会出现腹泻的情况了。因此,胃癌术后一直服用的抑制胃酸的奥美拉唑,我终于可以停药了。
  并且运动之后,我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发生了质的飞越。我每天都觉得精力充沛,睡眠质量高。化疗期间脸上长出的黑斑也逐渐消失,我变得更加自信和阳光。

04
与马拉松结缘

  有一天,教练说起他刚刚报名参加了马拉松,因为举办地就在家门口,他极力推荐我也一起报名参赛,大家好做个伴。说这话时,教练对我的病情一无所知。
  虽是漫不经心的闲聊,参加马拉松的念头,却在我心里扎下了根。我想,既然教练推荐给我,至少说明我身体素质“看上去” 还不错。但是只有我自己清楚,“癌症患者”、“胃癌康复期”这样的现实情况,仍然是我心中那道过不去的坎。


  在包括我在内的大部分人的印象里,马拉松是强者的代名词,它并不属于癌症患者。
  正因如此,「马拉松」这三个字对我却更有一种魔力,我渴望通过它证明自己。不是得了癌症,就要坐以待毙;不是得了癌症,我就永远都是弱者。
  但是,以我现在的身体情况,还能参加如此高强度的运动项目吗?为了权衡可行性,我开始深入研究这项运动,上网查阅了许多专业资料,向教练讨教了马拉松比赛的经验。研究得越多,我内心那个声音,也越来越清晰:我想参赛。
  我将这个想法告诉了菠萝互助群里的病友们,原本希望想得到大家的鼓励和支持,也给大家带来正能量,增加日后恢复的信心。但是,病友们的反应却几乎是清一色的反对。他们大多出于对我的关心,不希望我冒险。甚至有朋友开玩笑说,要打电话给组委会告我的状,把我拉入参赛黑名单。
  好在群里的瞿地兄(曾经也是马拉松运动员)选择了支持我。他鼓励我去参赛,鼓励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是这份来自癌症病友的支持和理解,胜过了千言万语,也让我信心倍增。
  于是,我报名了。
  此时,距离比赛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

05
备战“马拉松”

  接下来,我开始备战人生中第一个“马拉松”。
  而40天后的参赛资格抽签,却让反对我参赛的朋友们如愿了,因为我未能中签。
  心有不甘的我,随即又报名了武汉国际10公里精英赛。等待开赛期间,我进行了术后两年复查。我特意为是否能参加这样高强度的运动,咨询了主治医生。令我欣慰的是,医生的回答是肯定的!至此,心中的顾虑终于打消。
  四周后的一个周末,10公里赛如约而至。赛后,我整个人感觉十分畅快。成绩还算理想,更关键的是增长了参赛的经验,还结识了不少热爱跑步的新朋友。

10公里赛与各位大咖的合影

  更重要的是通过此次比赛,我确信自己的身体素质能hold得住这样高强度的运动。因此以后的训练里,我更加放得开手脚,逐渐开始慢慢增加运动量,5公里、8公里、10公里到15公里。
  更高强度的训练,让我的心肺功能、肌肉状态、力量耐力都得到了质的飞跃。这期间,随着肠胃功能恢复、高强度的训练让我的体重(肌肉)不断增长将近4.5kg。

去年9月到12月室外跑

 每月室外跑距离总数

  是的,马拉松,我想我准备好了。

06
我的「马拉松」 生涯

01 咸宁马拉松

  2018年11月11号,在无数人守在电脑前准备进行一场剁手狂欢时,我踏上了跑道,开始了我人生当中第一场马拉松。

咸宁马拉松

  赛事地点在离家不远的咸宁,可天公不作美,比赛当天咸宁下起了大雨。
  第一次正式参加马拉松,加上没有参赛经验,我在比赛过程中一直提心吊胆,害怕自己会出现“撞墙”(到达体能极限,体力不支)。我小心翼翼地分配体能,我的目标是只要顺利完成比赛就好。
  结果超乎我的预期,跑程很顺利,我跑出了目标之内的成绩。

02 黄石马拉松

  跑过一次马拉松后,我对这项运动再也无法抗拒。五周之后的2018年12月18日,我参加了第二场马拉松:黄石马拉松。
  参赛的前一天,我抵达黄石,因为习惯了出门不带现金,在黄石坐公交车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囊中羞涩。正在我不知所措时,一位跑友在火车站的茫茫人海中和我对上了眼神,确认我也是来参加马拉松后,主动为我支付了车费。
  第二天的比赛,有了咸宁马拉松的参赛经验,这场比赛,我的节奏更加收放自如。即使激烈的赛程中,我仍然不忘参加马拉松的初衷——跑步对我来说是为了追求健康。所以,我并不会一心追求PB(Personal Best,个人最好成绩),重在享受比赛过程和赛事氛围。

黄石马拉松

03 北京马拉松

  2019年4月,北京马拉松,我终于实现了长久以来的愿望。我提前从武汉来到了北京,见到了互助群里北京的病友们,他们听说我要来,集结起来为我加油助威。

在北京与病友们的聚会

  比赛当天还发生了有趣的小插曲,因为马拉松的场地复杂,说好了会在终点等我的两位病友走错了路。但是为了赴约,她们硬是跑了一场迷你马拉松,其中一位前一天还因为低血糖在医院里晕倒而崴到了脚。
  除了病友们的关怀,我还感受到了跑友的热心、温情。一位跑友从地铁站开始,特别热心地为我这个外地人做了全程向导。
  在赛道上,我还看见不少跑友都是夫妻或者男女朋友一起参赛的。在距离终点线5公里的“撞墙期”,女生体能出现困难时,男生都会在后面推着女生跑。作为单身狗看到这一幕,就开始幻想:将来,我也能带着女友参赛吗?

北京半程马拉松

04 上海马拉松

  2019年4月21日,我来到了上海参加马拉松,这也是我人生第一次来上海。
  比赛前一天,上海的病友们集结起来为我加油,还拉起了横幅,吸引了饭店里所有人的目光,场面隆重得让我有些忘乎所以了。

在上海与病友们的聚会

  这次开跑前三天,我患了急性肠胃炎,幸亏情况不太严重,但仍然连续几天没有休息好。比赛途中,也是状况不断。
  由于身体的原因,我在15公里处感觉体力有点跟不上,到后面越跑越慢。途中,我看到许多人陆陆续续地放弃比赛,这让我的士气也受到了影响。在18公里处,因为看到有跑友晕倒在地,我甚至产生过放弃的念头。
  还好,即使速度慢一些,我还是坚持下来了。这一场,我比北京马拉松慢了整整7分多钟。虽然如此,我仍然觉得能来到上海参赛已是无比幸运,此程唯一的遗憾是时间匆忙,比赛结束后我便需要去赶回家的火车。

上海半程马拉松

  回到家,我将制定一个详细的训练计划,剑指2019下半年多项著名的全马赛事,广马、上马、北马、兰马……
  我相信未来的日子里,只要身体允许,我就会把马拉松坚持下去。
  不仅仅是为了健康,更是一个我对自己的期待,期待完成平淡生活中的一个个英雄梦想。

我的马拉松功勋章,未完待续

写在最后

  现在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美好的。马拉松,让我找到生活的价值和意义,它让我忘却我曾是个病人,置身人潮同场竞技,我与周围的健康人并无区别。
  借这个机会,我也希望能够集结一些曾经患癌的跑友们组成「癌友跑团」,大家一起参赛、一起康复、一起给癌症患者群体带去正能量。
  我也倡导正在康复中的朋友们能够科学运动,少走弯路。希望将来可以在赛场上看到越来越多你们的身影!
  最后,我要特别感谢菠萝,他让我对癌症有了全面的认知,指明了前行的方向,终结了内心的恐慌。
  我想要以下面一段话作为结束,与大家共勉:

  
  我从来不相信什么懒洋洋的自由,我向往的自由是通过勤奋和努力实现的更广阔的人生,那样的自由才是珍贵的、有价值的。
  我相信一万小时定律,我从来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灵感和坐等的成就。
  做一个自由又自律的人,靠势必实现的决心认真地活着。
———山本耀司

作者
曼曼:曾经惧怕跑步,却因癌症走上马拉松赛场的跑者/自律者/癌症患者。

相关文章

儿童肿瘤最前沿进展摘要汇总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是一年一度的抗癌界盛会。

儿童大病救助组织名录——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为帮助需要经济支持的家庭,向日葵儿童整理了一批针对儿童疾病进行经济支持的公益组织名录。

润物无声传爱心,来日嫩芽吐芬芳

4月21日下午,济南向日葵儿童志愿者带着礼物和绘本,来到病房探访患儿。

年轻母亲每天为重症儿测量体温72次

在吉林大学某第一医院的小儿肿瘤科病房内,年轻的妈妈认真地记录着刚刚给儿子量体温数值。

向日葵儿童第一个社工站项目落地!

4月19日,向日葵儿童—昆明市儿童医院社工站项目签约仪式在云南省昆明市儿童医院举行。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发送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