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名急淋患儿到人民教师

文章来源:广州金丝带 作者:四月 时间:2018-10-08


        四月一个乐观、自信、坚强的女孩,十几年前患儿童急淋白血病,经历了一个白血病患儿所经历的一切,家常便饭般的抽血、腰穿抽骨髓、静脉置管,可是四月不仅没有消沉、幽怨,反而积极地对待这一切,把它们当作生命额外赠送的珠宝。

        哪怕因为治疗过程中的副作用,她在迷迷糊糊中差点走丢,她依然感恩,感谢帮她找回爸爸妈妈的公交车司机和警察叔叔。

        四月很幸运地战胜了白血病,现在已经停药12年,成了一名小学语文老师,还在一个名为灯塔的义教组织做了快4年的义工。她爱自己的学生们,也相信曲折的的人生经历会给他们的相处方式带来不一样的体验。

        在教师节里,向日葵儿童祝四月教师节快乐,也祝所有患病的小朋友能像四月老师一样,积极面对生命额外的馈赠,早日康复,有个美好的前程!

       教师节快乐!

  

                                  

        下笔此时,我正经历一段非常难熬的时刻,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我总以为目前以来的前半生,经历已经比同龄人丰满崎岖得多,想不到之后还有跌宕的剧情。因此回想起那段时间,倒不觉得十分痛苦。

        但其实,从确诊白血病到治愈期间,我不会用痛苦去形容。在许多年中,我都把它当成是一段十分宝贵经历,往往想起,我会记起一个乐观,自信,坚强的自己。

        患病的记忆从持续的发烧开始,确诊然后先以药物治疗,刚开始药效厉害,我变得不像我自己,从一个年级前几名的优秀生变得精神恍惚,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我那时迷迷糊糊,只记得我第一次,看到家人在我面前流眼泪。我到现在,还不敢问他们关于这部分的记忆,这段经历对我来说是最可怕的一段。

        印象最深刻的,是药物化疗中段的一件事。它让我感恩,神在庇护我,这个世界在保护我。有一天,难得暂时拔去了针管,我坐在床上,趁着护士和家人离开的短暂空隙,悄悄跑出了医院。那是完全无法思考的状态,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穿着拖鞋,上了一辆公交车。因为良久没有下床,我的膝盖用不上力,那矮矮的一层公交车的阶梯,我都上不去。

        我遇上了一个非常善良的司机。他把我拉上了车,大概也问我要了车费,但估计我没有办法回答他任何问题。我找了一个座位坐下。就这样,在那个午后,车从沿江路,开至了嘉禾。

        我无法记得经历了多久,但你可以想象,那相隔16公里。那是一段,对于一个10岁的、迷糊状态的孩子来说,根本无法回到家的长路,那是一段,我可能永远永远和我的家人分开,甚至导致不幸的距离。

        我可能会被拐带到哪个山沟里,根本没办法写下这些文字,可我是幸运的。在总站,司机看我一直不走,就把我带到了警察局。而幸运的是,我仅能说出的,是我爸妈的手机号。那位司机先生,后来已无法联系。但是,我心中真的有十万分的感激。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善良的人,我们该何处安身?

        在住院的一年期间,因为医生的专业,护士姐姐们的温柔和幽默,家人的乐观支持,以及游戏,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其实也并不太难熬。

        对于白血病的孩子来说,我们最熟悉的日常,就是无尽地打针点滴,隔三差五搬到隔离床,抽骨髓,玩拼图和玩具,发呆。

        那些一幕幕在我脑海里还很鲜活:最讨厌周一早上,因为护士会一早叫醒我抽血化验,不能睡懒觉;到了周二,就是出化验单的日子。护士放一盒化验单到会议室,然后我们一群孩子就准时跑到那里,拿回自己的,还一个个很专业地分析起自己的各种数据:哦,我的白细胞低了,免疫力又下降了!咦,红血球这里是不是有点不正常……

        在白血病区里,除了小一点的孩子,哪个不是小专家呢?普通孩子最害怕的打针,已是家常便饭。甚至,那个可怕的腰穿骨穿,是我们比赛的项目:你今天腰穿有哭鼻子吗?没有?真棒!

        我与几个病友还在那小小的病房里建立了友谊,也不知道,他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在单调的病房里,有些特别的事就足以嗨一天。例如有一次,下起了冰雹,所有的人都到窗边发出了惊奇的声音。还有五月爬龙舟的时候,会议室有一面望着江边的落地玻璃窗,我们偷偷进去,兴奋地看了好一会儿五彩斑斓又热闹非凡的龙舟赛……

和孩子一起阅读

        我那个时候唯一害怕的,是插管。那是较长期固定输液管的方法,为了减少对其他血管的损伤。但是,是在太痛苦太可怕了,我还记得胶管伸进血管里的感觉。这是我唯一哭闹得疯掉也不肯进行的项目,也因此,我现在两边手上的血管因当时反复打针太多而变得细小,护士想给我抽个血都比给小婴儿打针还难……

        一直到中学,我向别人提起这些,我都觉得挺好玩。直到现在,我越大越害怕痛苦,回想起来,是多么替我们自己心酸。像半根手指头那么粗的针头,没有麻药,直接插进胸口,抽取骨髓。我那时从来没哭过。对不起那个幼小的自己。因为我现在想起来,哭了。

        其实我很幸运的地方有很多。我白血病的类型不需要移植,因此比一些病友负担的费用和困难都小一点。

        我也很感激我的家人,我自己,我们都如此积极,乐观,坚强。那是对抗病魔的不二法则。我稚嫩的朋友在鼓励着我,很多叔叔阿姨也一直关心和支持我。

        记得某位阿姨给我说的那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我也因此一直当自己是上天选中之人,世间上必有我之大任(笑)。

        长大后,我进入了教育的行业,在名为灯塔的义教组织里当了快四年的义工,也当上了一名教师。我非常爱我的孩子,我也相信我与他们的相处方式,会给他们带来不一样的体验。我活着,我也还在与之后遇到的许多的挫折和磨难抗争着。但我知道,因我活着,没有人有权利阻止我的自由生长。

和学生一起

        这篇文章也是为了提醒我,对于我们来说,所有的经历都像是生命额外赠送的珍宝。

        祝福你们,与疾病在抗争着或已胜利的战友们,祝福你们未来,也会获得无论是痛苦抑或快乐的经历。

        无论何处,愿你们自由,善良,收获爱的美好。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发送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