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儿童肿瘤医务工作者在战斗

文章来源:向日葵儿童 作者:严青 时间:2020-03-08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 | 严青

        责编 | 依伊

        排版 | 博雅

        校对 | 陈臻宇


        在眼下这场疫情中,忙碌奔波的不只有抗疫一线的医生,还有许多其他领域的医务工作者,儿童肿瘤方面也不例外。得肿瘤的孩子,由于疾病及放化疗的影响,往往免疫力较差,很容易感染各种传染性疾病。

        在新冠病毒肆虐的时候,他们是需要特别小心的人群。疫情影响了许多孩子的诊疗,也给不少临床工作带来了困难。

        儿童肿瘤的医务工作者们,是怎样面对这一切的呢?

01

一边防控疫情,一边治疗肿瘤

        为了确保病人的安全,许多医院都出台了各种防控措施,比如限制病房的床位,避免人群聚集。

        “以前我们一般会给病人加床,但疫情期间要控制聚集,肯定不能加床,所以能收进来的人数就少了。”一位不愿具名的儿童肿瘤医生告诉我,“确实有些孩子收不进来,家长非常焦虑,我们也急。”

        “我们科室以前是每个病房两三张床,现在为了减少聚集,全部改成了单间。”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儿童肿瘤科的张翼鷟主任说,“我们尽量帮孩子联系入院,比如去我们医联体的合作病区;如果合作病区也满了,就再联系其它合作医院。”


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儿童肿瘤科

张翼鷟主任带领团队在医联体合作病区查房


        而对于在外地治疗的孩子们来说,长途旅行也是疫情期间的一道难关。

        “一些外省的病人出行有些困难,来了可能还需要隔离14天,住处也不好找。”山东省肿瘤医院儿童肿瘤科的王景福主任说,“往年这个时候,我60-70%的病人都来自外省,但今年,我们几乎没有外省的新病人。”

        山东省肿瘤医院儿童肿瘤科至今没有减少床位,但和年前相比,住院人数还是下降了30人左右。

        王景福主任有十几个病人在疫情爆发时都在外地。考虑到疫情可能会对回院治疗有影响,王主任第一时间联系了每位患儿的家长,提供孩子的治疗方案,让他们尽量先在当地找地方做上化疗。

        有时个别孩子会遇到一些波折。有一次,当地医院一开始有些顾虑,孩子家长非常着急地给王景福主任打电话。后来,王景福主任把孩子的病历盖上公章传真给了当地医院,供当地医生参考。孩子终于治疗上了。

        而在疫情相对不是特别严重的青海省,青海大学附属医院儿科在这段时间里收治了不少辗转求医的疑难、危重患儿。

        从甘肃张掖转院到儿科急诊的琪琪才三岁,检查后却发现她患上了超高危急性髓系白血病,凝血功能也出现了严重的异常,非常危险。

        “这个孩子的治疗难度异乎寻常。”儿科的曹海霞主任告诉我,“在做凝血功能检测的时候,有些指标用标准的方法甚至测不出来。”经过紧张的抢救,琪琪终于度过了最为危险的时刻,现在正在进行后续治疗。


脱离生命危险的小琪琪


        “我们现在要两条腿走路,一边防控疫情,一边治疗肿瘤。”山东省肿瘤医院的王景福主任说。


02

医患之间彼此理解是破开矛盾的唯一途径

        只是,疫情防控需要筛查、隔离、减少人群聚集,而肿瘤治疗需要及时就医和诊疗,二者的需求难免会产生一些矛盾。

        “我每天都要接100多个家长的电话,基本都是询问床位的。”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五医院儿童肿瘤病区的伍艳鹏医生说。她这里是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儿童肿瘤科的合作病区,32张床早已住得满满当当,“我也希望孩子们都能住进来,但床位实在有限。”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五医院

儿童肿瘤病区的蔡凤银护士长在护理患儿


        在某家血液病专科医院,一位前来就诊的白血病患儿检查出有肺部阴影。这个孩子曾在发现确诊病例的公共场所逗留过,但在其它医院进行了2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专科医院的医生非常为难。

        “我们是专科医院,没有新冠检测和隔离的条件,因此只好建议家长去有这类条件的医院治疗。”医生告诉我,“家长不太理解,觉得我们不负责。但万一这个孩子真的感染了新冠,我们这里没有医治条件,反而会耽误他的病情。”

        “有的家长不太理解发烧的孩子为什么需要先去看感染门诊。” 中山大学肿瘤医院的张翼鷟主任告诉我,“我们只能向家长反复解释:这只是先排除孩子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毕竟,如果有一个孩子或者家长感染了,整个病区会被隔离,到时候孩子们看病就更难了,这也是为孩子们负责……”

        “确实需要先从流行病学上排除感染的可能。”山东省肿瘤医院的王景福主任说,“只要排除了感染的可能,来我们医院的孩子,我们都是尽可能的收治,希望能够尽早让孩子得到治疗。”

        医院疫情防控与患者治疗需求之间的矛盾,是许多儿童肿瘤医护人员无法回避的难题。而医患之间彼此的理解,或许是破开这难题的唯一途径。

03

医务社工陪伴 让家长情绪得到接纳与回应

        在医护与患者之间,有一群特殊的医务工作者——医务社工。在疫情中,他们的工作也悄然发生着变化。

        “疫情突发,我们的工作内容发生了变化,优先应急处理疫情相关工作。”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的曹庆老师告诉我,她是血液肿瘤科的一线临床社工。为了应对疫情的影响,她在服务肿瘤患儿的同时,也开始服务于因疫情而隔离观察的孩子及其家长,而这些,对她来说是全新的工作内容。

        “疫情期间,许多家长会有更多‘安全’方面的顾虑,比如医院里是不是更容易感染新冠、会不会有交叉感染,很多家长有这样的担心。”曹庆老师的声音非常温和,有种让人平静的力量。

        “因此我会告诉家长医院的病房是安全的,比如每天会进行消毒,同时我也会告诉他们,在医院里,如果孩子有症状需要处理,医护人员会及时处理,家长可以安心。”

        在短短两三天里,医务社工们就摸索出了一套适用于疫情期间的流程,并且在临床服务及与医护人员的交流中不断改进。2月18日,在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的党委书记季庆英的带领下,这套经过实践检验的流程转变为了《国家儿童医学中心医务社会工作与公益慈善联盟2019新型冠状病毒病儿科社会工作服务指引》,成为了一套系统又实用的工作方法。


《国家儿童医学中心医务社会工作与公益慈善联盟

2019新型冠状病毒病儿科社会工作服务指引》

封面图


        “其实,有些时候,患儿和家长的需求比我们以为的更简单。”曹庆老师告诉我。

        一天,曹庆老师电话评估家长和患儿隔离留观期间的状态,她请家长给自己的压力评分。

        “10分。”家长毫不犹豫地给自己的压力打了最高分。

        于是,曹庆老师让家长表达了自己压力、担忧和顾虑。家长倾诉的过程中能感到,家长说话的声音和语气比刚开始时缓和了许多。

        当请家长再次给自己的压力评分时,“5分。”家长想了想说。

        曹庆老师告诉我:“这件事让我更相信,疫情中患儿和家长也需要被听见、被看见,有机会让他们可以去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情绪,让情绪被接纳、得到理解与回应。这样或许就可以让他们得到安慰。”


青海大学附属医院儿科

曹海霞主任和袁馥梅护士长带领团队给孩子们过春节


        尽可能让孩子和家长得到帮助,感到安慰,这是这段特殊时期,所有儿童肿瘤医务工作者共同的目标。

        为了防控疫情,许多医院都将陪床人数限定为1人,探视也有了限制。于是,护士们纷纷担负起了帮忙照顾孩子的任务,也每天跑出跑进帮忙家长和孩子拿家中送来的饭菜或其它物品。

        而且医生和护士平日的问询里,也多了温柔的叮咛:

        “小朋友一定要戴好口罩噢。”

        “您放心,我们病区目前没有感染或疑似的,您尽管带孩子放心治疗。”

        …………

        “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向疫情中所有的医务工作者致敬!

相关文章

当肿瘤患儿妈妈的这一年

知名妇产科医生、科普作家章蓉娅为大家讲述了当患儿妈妈这一年发生的故事。

“风风火火”做大事——重庆葵花籽线下沙龙纪实

7月24号的重庆,重庆地区的葵花籽们赶到渝北区观音桥,参加向日葵儿童公益线下沙龙重庆站。

我们走过的路 (八)

这是向日葵儿童的第一个讲述儿童肿瘤患儿家庭生活的纪实性长篇小说

向日葵公益西安葵花籽线下活动

11月25日,向日葵儿童公益西安志愿者线下聚会在古都西安如期举行。

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王景福老师等你来提问!

第33期问答。答疑嘉宾:王景福;主题是儿童实体肿瘤的综合治疗。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发送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