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过的路 (玖)

文章来源:遇见sunflower向日葵 作者:乔悦 责任编辑:admin 时间:2018-10-18


        作者乔悦,曾用名晴朗。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心理期刊专栏作者,同时也是一位神经母细胞瘤患儿的妈妈。她为我们描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有痛,有爱,有挣扎,有坚持。我们希望它能为此刻的你带来力量和温暖。



        前文提示:芒果妈妈带芒果回了老家,用尽了最后的办法也没有留住芒果。


        玖



        不管前方的路有多苦,只要走的方向正确,不管多么崎岖不平,都比站在原地更接近幸福。

                         ——宫崎峻《千与千寻》

        松子是汤圆第四疗的时候我们认识的一个男孩。


        他六岁多了,长得很帅气。可能因为生病的缘故吧,松子话并不多。闲暇的时候玩点游戏,更多的时候他只是躺在床上。


        松子的妈妈长着一张方方的脸,不怎么爱说话,但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有时候会看到送饭的松子爸爸,高大帅气的他面庞上总是笼着一股愁云。


        跟松子一家开始熟识起来是源于那天松子扎留置针。松子妈妈有些艰难的抱着松子进病房,边走边哭还在说着护士“肯定就是故意的,扎了六针都没扎上,我一定要投诉!”看着她无助的样子,我知道她的心有多痛,别说六针了,就是两针,妈妈们都会心疼。而且松子妈妈看面相就不是牙尖嘴利的人,如果不是到这份上,她也不会如此激动。


        松子的床和汤圆的床是挨着的,我看松子妈妈这么伤心,就安慰她,护士肯定也不是故意的,松子很瘦,所以也是血管难找到的一个原因吧。


        其实在病房里,很多时候一点小事都可能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跟稻草可能是护士或医生一句无心的话,可能是某些家长的一个小小举动,或者是检验结果中的一项数值。


        因为对大多数家长来说,心中积压着的是一座火山。他们一直在很费力的压着,不让其喷发,但积蓄的能量太多了,反而会一不小心随时就不由自主的释放起来了。


        松子妈妈的心里肯定也有一座火山,这座火山已经积蓄太久了,现在终于爆发了。松子妈妈并不是一个絮叨的人,见我安慰随即就停止了抱怨。然后我们就聊起了松子的情况。


        原来松子已经是第二次复发了,也就是说这是他们第三次来这里治疗了。


        松子也是三岁时发的病,松子爸妈供职于一家有名的国企,在松子生病后,单位全力的给予松子家以支持,帮他们联系医院,组织大家给他们捐款,还让松子父母带薪在医院照顾孩子。


        第一次,松子在医院治疗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终于等到了出院可以回家。没想到半年复查的时候又查出有一些问题,于是只得又在医院治疗了几个月。松子父母想着,孩子总该好了吧?他们也总该过两天消停的日子了吧,可是几个月后,孩子又有了一些症状,所以这次他们又过来。


        到这一次,松子也差不多尝试了所有可能的治疗方案。松子妈妈说,经过这几次的折腾,他们早就把积蓄、松子保险的赔付和同事们的捐助花光了,松子目前的情况可能要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了,所以可能回头就回去把家里的房子卖了,在北京常住下去了。


        对于这里的家长们来说,复发这个词语本身就像个毒瘤一般,让人难以正面和恐惧。我之前也只是听说,并不曾见识他的威力。听了松子妈妈的诉说,我一下子脊背发凉。


        这可真是个无底洞或是不知道何时爆炸的定时炸弹。对孩子来说,不知道何日才能真的恢复健康,对家长来说,不知道何日才能重见天日。经济上只能大笔大笔的支出,而心理上,则是一日又一日的恐慌。


        作为旁观者,我对松子不胜怜惜和担忧,但其实松子妈妈的内心却是无比的坚定。“我不想后果,只要松子有能治的一天,我就陪他一天,他就是我们家的小太阳,我们以后的生活就围着他转了”松子妈妈说。


        “单位帮助了我们很多,可我们两个人都这么久不上班也心有愧疚,这次出来我们两个都辞了职,一是不想再给单位添麻烦了,二是也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


        这个时候的我,在经历了竹子、小辣椒、芒果、苹果等等的事情后,已经太熟悉这些父母的无私、伟大和义无反顾了。


        在苦难面前,这些父母都无比的坚韧和果敢,他们的生活早已经超越了普通意义上的生活,眼前一个个这样活生生的斗士,无不在用他们的切身行为影响着我。


        或者,也可以说,我们这些父母们都在互相影响、鼓舞着彼此。


        我们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再次见到松子母子是在汤圆第五疗的时候,那几天总没见松子爸爸来送饭,我问松子妈妈,她说“我们的房子一直挂在中介,最近有人定了要买,松子爸爸回去处理手续了。“


        松子父母勇敢的用行动表达着对松子的爱和努力。


        汤圆特别喜欢跟松子哥哥一起玩,松子虽然话不多,但是很有耐心,他总是指导汤圆一起玩游戏,在汤圆的平板没电时还很有爱心的把自己的平板借给汤圆。


        汤圆超级喜欢这个大哥哥,看得出松子也极其照顾汤圆妹妹。松子可以说是我在病房遇到的最喜爱的孩子。


        他安静的样子,总会给我一种他早已看透这世间一切的淡定感觉。遭受过的这么多的折磨,并没有让他生气抱怨,或者是放弃。他周身的这种能量场,让我也变得沉稳安宁,安于当下了。也让我无比的心疼和关爱他。


        后来也陆陆续续见过几次松子,每一次跟松子母子见面,我都会有一种安心和心有灵犀的感觉。松子妈妈并没有透露太多关于松子治疗的细节,我也没有多问。


        病房里的很多家长之间都互留了联系方式,我和松子妈妈互相也算很投缘,但却从来没有想过留个电话或微信。


        后来,我想,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大概我们都能猜得到松子的结局吧。第二次复发,这样的存活概率小之又小。于我来说,我是多么不愿面对有一天松子离去的消息,于松子妈妈来说,如果有一天松子离去,她肯定也会知道这是一种必然结果,但她也不愿去渲染,去宣告,她更愿意自己来经历这一切。


        所以,可能基于这个原因,我和松子妈妈都心照不宣的没有留下联系方式。


        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松子后来怎么样了,或许,他已经离开了人世,或许,他现在开心的在学校上学,谁知道呢?我只知道,松子永远都活在我的脑海里。


        汤圆的第四疗又一次发了高烧,而且血小板降为零好几天都恢复不过来。这种情况是极其危险的,偏偏不巧的是,医院那几日血小板严重短缺,我又一次经历了严重的焦虑和恐惧。所幸,后来血站终有于了血小板,医院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让汤圆奶奶和一个护士赶紧去取。


        汤圆输了血小板后血象慢慢的升了起来,体温也降了下来。我的宝贝又一次转危为安,这一次次的历练,犹如一道道的伤疤,而伤疤是人身上最坚硬的地方。


        或许,正是前面这一次次的磨练和积累,才让我和汤圆在最后最危急的时刻能够挺过来吧。


        这次出院后最让我高兴的事情是,我的公司同事也是我的好朋友们正好来北京出差,于是她们来看望我和汤圆。


        看到她们的那一刻,让我感觉仿佛也回到了旧日在一起工作的快乐时光,我们热切的聊着天,我跟她们说医院的见闻,她们跟我说着公司最近的变化。这样相聚的时光过的太匆匆了,转眼间短短的几个小时就过去了,她们要离开时我是如此的不舍,我们哭着拥抱和再见。


        汤圆的整个治疗过程中,很多朋友不仅给予了经济上的帮助,更是在精神上给我鼓劲加油,一直陪伴着我,她们是我的精神支柱,是我的力量源泉和最宝贵的财富。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造血干细胞移植:造血 “小战士”的“招募计划”

这些用于移植的“小战士”可以来自患者自身,也可以来自他人。这两种“征兵”途径到底各有什么优缺点呢?

2月15日国际儿童癌病日科普巡讲即将开启

每年的2月15日,世界各地都会为国际儿童癌症日(ICCD)进行宣传活动。

我国将建国家儿童肿瘤监测体系

国家卫生健康委近期正式批复同意设置国家儿童肿瘤监测中心,开展全国儿童肿瘤监测工作。

“鲸喜星空”全新出炉!

6月1日,向日葵儿童济南的葵花籽们来到山东省肿瘤医院参与了六一儿童节汇演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