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援津医生值班手记

文章来源:向日葵儿童 作者:田永吉 责任编辑:admin 时间:2018-10-08

        8月14日•天津滨海第二天
        昨天是到滨海救援的第一天,主要是对所有伤员的情况进行了摸底排查。今天则是根据各自的专业特长分驻到各个医疗点。我和石主任,桂主任,以及协和的刘教授一起分到第五中心。
        上午我们在重症病房查房。最让我们兴奋的事情是昨天病情非常重的消防战士今天有了明显的好转,今天意识已经恢复清醒了。但是让我们不放心的是另外一个病人从普通病房转到了重症病房,因为颅内情况加重病情,我们经过讨论,决定加大药物用量,密切观察,做好随时开颅手术的准备。
        上午看完所有的病人接近一点多,正在午饭时,接到了医疗部总指挥的通知,要我们兵分两路。桂主任前往第一中心会诊。我和石主任,刘教授和301的田主任一起赶往环湖医院大会诊。病人目前不知年龄及受伤机制,病情很复杂,转到时已经脑疝了,环湖的张大夫积极稳定生命体征后已经连夜做了开颅手术,术后CT显示手术非常棒,患者术后自主呼吸还没有回复。石主任和大家商议后,果断决定,增大补液量,并降低呼吸机支持条件,观察了一会,机器提示患者已经激发出了自主呼吸。大家都流露出难以抑制的欣喜,因为,有了自主呼吸,患者的生还才有了希望。
        简单晚饭后,我们神经外科的著名专家赵继宗院士专程赶到泰达医院参加我们的晚查房,当地的同行围着院士各种问题问个不停。
        十点多走出医院回住处,大家正讨论二十分钟能否走回住处,旁边的一对年轻的志愿者夫妻主动提出送我们回去。体验了一次BMW5的豪华专车。
        没有带电脑,在手机上记下今天的工作。也算给后方诸多关心我的朋友报个平安。
        8月15日•天津滨海第三天 
        此刻,我们刚刚结束了在天津总院的会诊,要返回滨海五中心医院参加下午的巡诊。
        上了高速,刚刚收到家人微信,说是证实那700吨氰化钠的存在,爆炸点附近正在撤离。不知道离爆炸点3公里左右的泰达医院会怎样,我们所在的第五中心会怎样。总之,我们要尽快回去。
        好困,赶紧在车上眯一会儿。因为昨晚12点多才睡,今天早晨四点多在梦中被电话铃声惊醒,原来另外一个重症病房的一个病人今日凌晨突发病情变化,双侧瞳孔放大,值班医生一边采取紧急措施,一边紧急电话通知了ICU赵主任,他开车来接上我们三人迅速赶往医院。
        病人很年轻,但是伤情更重,据说她家是所在小区离爆炸点最近的一栋楼。经过简短磋商,我们最终敲定了治疗方案。
        七点多回到房间,觉得很疲惫,却难以入睡。今天上午阳光明媚,希望是个好兆头,希望此后一切顺利!
        8月18日•离开天津滨海
        今天又进行了一次联合大查房,神经外科重症病房的伤员病情趋于平稳。今晚接到上级通知,我和桂主任先行撤离,我院ICU石主任留下来会同感染、康复及心理的专家继续工作。神经外科普通病房还有很多伤员在院,五中心的同事们,救援还远未结束。
        短短几天的救援工作,要记录的事情太多太多:血肉之躯在灾难面前的弱小;“飞来横祸”的惨痛;天津同行在大灾面前强有力的应急反应能力;天津志愿者的热情与奉献;与天津同行并肩作战,结下深厚的友谊;和卫计委派来的13个学科的顶级专家一起工作,也学习到很多知识。
        灾难造成的伤痛也许总会被抚平,但灾难背后原因的调查,灾后应有的问责,却不应该“随时间而逝”。如果说,发达的医疗、尽职的医治,能够解除灾难中受伤病患的痛苦。那么其实我更想问:治疗这场“血的教训”,将来预防新的“血的教训”的“疗法”“药物”,甚至“手术”“抢救”,又是什么?又要如何进行呢?
        上医治国,中医治人,下医治病。我只是一个“治病”的基层小大夫,但更是一个普通的、期待答案的公民。
        (作者田永吉系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相关文章

所有“发物”都不吃,反会影响抗癌效果?

禁忌“发物”对癌症患者会有不利影响吗? 很可能会!

白血病能被中医治好吗?智能小助手告诉你真相!

向日葵儿童“智能小助手”将持续为大家推出儿童肿瘤相关问题,每期我们将精选出10个问题与大家分享。

“专业点燃希望”公益巡讲北京站

2月15日,“向日葵儿童”在北京举行了“国际儿童癌病日”科普论坛暨全国公益科普巡讲。

8月3日,来一场直抵灵魂的对话吧! | 上海志愿者沙龙

8月3日,来一场直抵灵魂的对话吧! | 上海志愿者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