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和癌症斗争4年后,终于迎来了能进入校园这一天”

文章来源:向日葵儿童 作者:向日葵儿童 责任编辑:msjy & zhengty 时间:2022-06-05

谈起以前的事情,9岁的多多说到,小时候呀,我乱吃东西,把肚肚吃坏啦,所以肚肚里有个小怪兽。医生阿姨、还有爸爸妈妈帮我打败了这个怪兽呢。

在多多看似轻松的话语背后,是他长达4年的抗癌之路。在这“打怪兽”的一路上,小多多经历了太多凶险时刻。

2014年的小年,2岁的多多被妈妈带到北京,想做一个彻底的检查。在此之前,多多因为发烧、肚子上摸到肿块而被当地医生判断疑似为神经母细胞瘤。多多妈妈带儿子来北京儿童医院挂号,也是想彻底查清孩子究竟是什么病。

4天后,医生把确诊神经母细胞瘤的消息告诉了多多妈妈。那个春节里,多多开启了自己和恶性肿瘤长达4年的斗争。

第一次上化疗,多多的反应就非常大,从无比抗拒到哭闹着扎完,多多的胳膊和腿上都是输液体留下的青紫痕迹,孩子只能窝在床上,一边哭到满脸通红,一边看着妈妈说:“妈妈,宝宝爱你。”

多多妈心都要碎了,一边流泪一边回应:“宝宝,妈妈不哭,妈妈也爱你......”


多多胳膊上的淤青


经历过7次化疗和1次手术,2015年,多多结束了加强疗,在抗争肿瘤的道路上取得了胜利。

结疗后,多多始终保持着定时复查的好习惯,多多妈还要时不时带孩子去冲输液港,保证用药顺利,到后来自己也学会了操作手法。

多多的常规检查和复查从2016年初到2018年,两年时间从未间断,检查的指标也逐渐趋于正确范围。


做检查时的多多


2018年8月31日,多多第一天上学,多多妈妈狠狠亲了亲儿子的小脸蛋:这一天来得好不容易啊!

2019年的8月,多多的检查和治疗都停了,多多妈心中的天气终于放晴。

多多所患的神经母细胞瘤是儿童恶性实体瘤的一种,因为发病凶险,有“儿童癌王”之称。

相信很多患儿父母都知道,神经元特异性烯醇化酶(neuron-specificenolase,NSE)是神经母细胞瘤最常见的肿瘤标志物之一。

在神经母细胞瘤的治疗过程中或者结束治疗后,NSE也几乎成为了必查的项目。然而每次的检查结果也让很多家长朋友很纠结,“大夫,我们家宝宝NSE怎么高了,不会是复发了吧?”医生在临床工作中也经常会收到这样的问题。

那么,治疗监测中NSE升高是不是就提示复发了?我们邀请天津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儿童肿瘤科王道威医生,来看看专业医生的看法。

首先先给出答案:神经母细胞瘤治疗监测中NSE升高具有一定的警示作用,但并不能代表肿瘤复发。

因为化验的血样质量会影响NSE结果,导致NSE升高存在一定机率的假阳性。我们每次采集的血样里,有各种各样的细胞,其中就包括红细胞和血小板。除了能提示贫血和骨髓抑制外,这两种细胞中其实都存在NSE。这里就会导致一个问题,一旦发生样本溶血,NSE就会从这些细胞中释放出来,那我们得到的结果就会出现异常性的升高,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假阳性。

实际上,体外溶血是临床实验室中儿科样本不合格的最常见原因,溶血对NSE结果的影响已经是公认的事实,也是NSE假阳性结果的主要原因。

国外有研究显示在试剂商推荐的阈值17 ug/L下,非肿瘤病人的NSE假阳性率高达95.7%。

此外,脓毒症、炎症状态、脑损伤、缺氧、肝肾衰竭和质子泵抑制剂治疗均可能增加血清NSE的水平。

尽管NSE存在一定的假阳性,但它在监测神经母细胞瘤肿瘤复发、指示肿瘤诊断方面仍然发挥着很大作用。

有报道NSE与残余肿瘤负荷相关,在检测局部复发和转移复发方面也能起到一定指示作用,研究数据表明NSE评估肿瘤复发的灵敏度有61%。

但是当我们发现肿瘤患儿NSE升高时,也不必马上恐慌,及时就医进行进一步鉴别诊断才是最佳选择。

许多肿瘤复发是通过常规超声、MRI等检查或患者出现症状时诊断的。只有14%的临床表现良好的患儿是因为肿瘤标志物异常升高,经过进一步评估后才被诊断为复发或进展的。

做出是否复发的临床诊断还需要更多的检查,包括影像学检查、骨髓细胞学及组织病理学等。所以各位家长朋友们,发现NSE升高不要恐慌,来医院就诊寻求更专业的帮助是更好的选择,让我们一切携手打败肿瘤君!


参考文献:

1. FerraroS, Braga F, Luksch R, Terenziani M, Caruso S, Panteghini M. Measurement
ofSerum Neuron-Specific Enolase in Neuroblastoma: Is There a Clinical Role?
ClinChem. 2020 May 1;66(5):667-675. doi: 10.1093/clinchem/hvaa073. PMID:
32353141.

2. SimonT,Hero B, Hunneman DH, Berthold F. Tumour markers are poor predictors forrelapse
or progression in neuroblastoma. Eur J Cancer. 2003Sep;39(13):1899-903. doi:
10.1016/s0959-8049(03)00376-9. PMID: 12932669.



作者 | 王道威

审核专家 | 闫杰

编辑 | 左佳、博雅

排版 | 乔代杰

校对 | 阿兜兜

相关文章

南京市儿童医院血液肿瘤科方拥军教授等你来提问!

向日葵儿童第41期问答,小儿血液肿瘤专题

康复指导|膀胱切除术后或肾脏切除术后的健康管理

今天向日葵儿童携手蔡医生,带来《儿童肿瘤远期随访指南》第17篇——膀胱切除术或肾脏切除术后的健康管理

张俊平教授:髓母细胞瘤如何治疗?

张俊平教授:髓母细胞瘤如何治疗?

“抗艾滋婴儿”并不能抵抗艾滋

“抗艾滋婴儿”预防艾滋师出无名,所谓的“技术制高点”也并没有任何突破。

孩子术后肢体肌张力高,怎么办?

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神经肿瘤化疗科的张俊平主任回答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