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过的路(十二)

文章来源:遇见sunflower向日葵 作者:乔悦 时间:2018-10-18

        作者乔悦,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心理期刊专栏作者,同时也是一位神经母细胞瘤患儿的妈妈。她为我们描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有痛,有爱,有挣扎,有坚持。我们希望它能为此刻的你带来力量和温暖。



        插画作者:思妤,滑膜肉瘤患者,绘画爱好者,希望画笔能为生命带来更多色彩。虽然病痛与磨难不期而至,但乐观和坚强常伴在身。


        前文提示:我和汤力开始了争吵,心里的苦楚无处发泄,借酒消愁。肖静的婚姻也是经历了很多的坎坷,同为女人同为妈妈,承受着各方的压力,挣扎、痛苦却找不到出口。


        十二


        人是要长大的,有天你也会推着婴儿车幸福地在街上行走,而曾经的喜欢,不管曾经怎样,都会幻化成风,消失在时光的隧道。所以,向前走,向前走,无须回头。

——宫崎峻《猫的报恩》

        后来的一天,我也知道了汤力和那个女人的具体故事。


        那个女人只有二十多岁,非常能干,在我们居住的城市自己开了一家公司,人长得也漂亮。可以说是标准的白富美。


        年纪轻轻,漂亮有能力,还有经济实力,顿时我感觉自己低到了尘埃里。


        她跟汤力聊天特别投缘。


        汤力一直以来女人缘都特别好,他有着俊朗的外表,拿捏到位的口才以及对女性天生的恭维态度。确实是深受各式女孩子喜欢的类型。


        是人,就不是无坚不摧的。


        那个女人百里挑一,硬件超群,然而她想要的就是一个稳重踏实的伴侣。或许她见惯了商场上的各式男人,或许她曾经有过那么一两段情伤,或许她就是想要一个年长的男友来体会来自年长者的疼爱。


        汤力既有幽默风趣的一面,又有踏实稳重的一面。他能说会道但不浮夸,积极务实但不刻板,虽不算十分英俊,却也绝对不会让人对他的外型生厌。确实是一起过日子的不二人选。


        我想,那个女人还真是好眼光。


        那汤力呢?他又是被什么摧垮了而走的这一步呢?


        是汤圆。


        汤圆生病让他面对了这一生都从未有过的恐惧。各方面都是。


        他跟我说,原本一切都好,原本他也满心欢喜等着我和汤圆回家。可是汤圆怎么就在要回家的前一刻突然病的那么严重了呢?


        当时每天上万的医药费,连续持续了一个月。


        汤力和我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在汤圆生病后,我公司的同事还有汤力的朋友们都资助了我们一些钱。


        那个时候,原本以为汤圆的花费不会特别高,毕竟她不用移植,同事和朋友们的资助加上我们原有的一些积蓄,我们以为应该足够汤圆的治疗费用了。


        可没想到,只要没出那所医院,那间病房,所有的一切都未成定局。


        后面汤圆的治疗不仅花光了我们的所有钱,汤力和汤圆奶奶还管亲戚借了不少。


        汤力有一次跟我说,他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六神无主,张皇失措。一方面要担心汤圆的病情,另一方面还要想着怎么去筹钱,去跟别人解释我们的状况和境遇,甚至是求别人。


        汤力一直是一个内心很骄傲的人,他去借钱受阻,带给他信心的冲击力我可以想象。


        “你知道吗?以前关系那么好的朋友,我以为很近的亲人们,一听到要借钱,都瞬间变成路人了。”汤力无比心酸的流着泪说。


        我很少见汤力流泪,更少见他如此失魂落魄、十分低落的样子。


       后来,回到家后,汤力疯了一般办各种信用卡。


        每个银行的都办了。可想而知,那是多少张卡。


        “这样,如果我们再需要用钱,我至少还可以透支”汤力红着眼睛说,就像是一头穷途末路的困兽。


        他那样说时,我的也心在流泪。


        这个只要有他在,我什么都不怕的男人,因为我们的宝贝女儿,现在彻底被打垮了。


        这个以前在我看来如雄狮般一样威风的男人,原来内心如此的敏感和脆弱。


        所以,我知道,这就是他的软肋。而且很可能汤圆有一天会离去。而他最不能允许的是汤圆不是因为病重没得治而是因为我们的经济能力支撑不起而离去。这也是一个男人的责任和担当。


        那么多年的夫妻,我们还是了解彼此的。


        果然,他跟我说,他跟这个女人在一起不能说没有感情,但其实,他更看重的是她的经济实力。


        听到的那一刹那,我还是万分的震惊。


        经济实力诚然是对生病孩子的最有力的保障,但金钱从来都不是决定生死的必要条件啊。


        为了钱而作的交易,有多少得逞的呢?


        而更为显而易见的是,他们真的能走到一起吗?


        这本身不过是出于恐惧而抓起的一根救命稻草罢了,但实际并不能真的救命。


        我跟汤力说我的想法。


        汤力不听,着了魔的人就像是拿了一个大的玻璃罩罩住了自己,他根本无法看见、听见、感受到其他人对他的任何情感和话语。


        “她很爱我,她需要我这样的人,而我需要她的钱,这样以后我们再也不用担心汤圆了,你知道吗?” 汤力异常激动的说,


        “我没有能力给你和汤圆一个好生活,现在如果跟她在一起,至少我还有机会可以照顾好汤圆,我们都是普通人,以后又能有什么发展?反正我是对自己没信心了。只有这一条路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一瞬间我从汤力背叛我的愤怒转换为了对他失去理智时的心疼。他在我心中的形象轰然倒塌,碎了一地。他根本就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汤力了。


        那时的我一直以为,只要我坚持给汤力做思想工作,总有一天他是会醒悟过来的。


        那些天,我总是给他讲解各种道理。我跟他说,汤圆肯定会没事的,她现在已经完全健康了,以后也会一直健康下去,所以我们不需要有多少钱;我跟他说,你这样心术不正不会达到想要的结果的;我还说,我们都爱着对方,汤圆需要一对爱她的父母,需要一个完整的家;我说,你看不到眼下的我们的幸福安详吗?我说,你不过是太害怕了,情况没那么糟,你在家我们好好过,我说,选择爱才会得到爱……..


        每一句都是发自肺腑,带着我最深的情感,可是没有一句进了汤力的耳朵。他甚至很不耐烦的让我闭嘴,他不想听这些。


        然后,他跟我说,我要跟你离婚,我要去跟她结婚。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汤力走的有多远。


        我又一次陷入了无尽的绝望和痛苦中。他说爱我,他说跟那个女人感情没有那么深厚,可最终,他还是要跟我离婚。他要离开这个家,要离开我和汤圆。


        我要离婚了吗? 一开始我还在考虑,我要不要原谅他一时鬼迷心窍的出轨,来承受这一切。后来他说还爱我,我就放心了,我的家庭不会破碎,我和汤圆不会失去依靠。可居然,他那么坚决要离婚。他甚至连让我去原谅他的机会都不给我!


        这才是最让人心碎的吧。离婚对于我,是比出轨更难接受的两个字。汤圆才大病初愈,我我们才从北京回来,一切都才归于正常,而我却要离婚了?我和汤圆以后要怎么生活?我要怎么面对这一切?我要怎么跟家人朋友说?


        我没有又去喝酒,我知道,喝酒也救不了我了。而且,最重要的,我必须要爱惜我自己了。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CSTRO学术会议在杭州召开

CSTRO学术会议在杭州召开,研讨儿童肿瘤治疗现状和研究方向。

儿童肿瘤和成人肿瘤有何不同?

儿童癌症与成人癌症在类型、病因、症状、治疗方案等方面都有诸多不同。

请在教室里给肿瘤患儿留一个座位

白血病不会传染,重返校园不受歧视对于癌症患者来说很重要。

儿童大病救助组织名录——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为帮助需要经济支持的家庭,向日葵儿童整理了一批针对儿童疾病进行经济支持的公益组织名录。

白血病能被中医治好吗?智能小助手告诉你真相!

向日葵儿童“智能小助手”将持续为大家推出儿童肿瘤相关问题,每期我们将精选出10个问题与大家分享。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发送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