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儿童肿瘤男孩的蛋蛋保卫战

文章来源:向日葵儿童 作者:向日葵儿童 责任编辑:msjy 时间:2021-09-10

“宁医十男子,莫医一妇人;宁医十妇人,莫医一小儿。”这是我国旧时医者从业的“潜规则”。比起其他科室,儿科医生似乎天然就需要更多耐心和包容,也同时承担更多辛苦。


曾制作过大热纪录片的《守护解放西》制作组,这一次把镜头对向了湖南省儿童医院。镜头记录下的,不仅仅是8位儿科医生的工作日常,更是一个个悲欢离合的家庭,和就诊后的真实故事。


“世界上最动听的语言不是我爱你,而是:你的肿瘤是良性的。”这句话适用于任何一个人,包括9岁男孩橙橙的妈妈。


病房里,患儿妈妈对前来查房的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涂磊医生说,两年前就发现自家儿子睾丸一边大一边小,但以为没什么事。当地医院体检B超结果显示左侧睾丸占位,于是带孩子来儿童医院。



本以为是一个简单的手术,然而检查结果并不是这样。涂磊医生说,孩子睾丸组织被肿块压得薄薄一层,考虑为肿瘤。


睾丸肿瘤最常见的分成了两种,一种是畸胎瘤,大部分是良性;另一种是恶性的卵黄囊瘤。如果手术中发现肿瘤与周围组织融合长在一起,那么除了肿瘤,整个睾丸也有可能会被摘除。



病房里,泌尿外科的李创业医生陪着一无所知的孩子玩得正开心;医生办公室里,孩子妈妈因为这句“可能要摘除”而忧心忡忡。


虽然涂磊医生说明了只摘除一侧睾丸对孩子之后的生活发育并无太大影响,也安慰孩子妈妈,这个部位的肿瘤只凭观察确实不会那么容易发现,然而作为家长,孩子妈妈还是既难过又自责。



9岁的橙橙是一个非常聪明、博览群书的小男孩。李创业医生刻意回避了“手术”字眼,不想让孩子产生恐惧,倒是当事人本人坦然地提起了“明天要动手术”。



孩子毕竟是孩子。尽管他超出了一般孩子的成熟,却也会在手术前和妈妈撒娇“我还是很怕,我不能死”。


手术开始了。医生们发现,橙橙的肿瘤黏连比想象中要严重,他们用更加仔细的手法,最终把肿瘤完完整整剥离。


剥离后的肿瘤送去病理检查。如果是未分化的畸胎瘤,就意味着是恶性肿瘤,睾丸必须要摘除,这是最坏的结果。



涂磊医生走出手术室,外边,是橙橙妈妈在等待最后的“审判结果”。


“它是表皮样的囊肿。”

“它也是畸胎瘤中间的一种。”

“而且它也是……”



手术三天后,橙橙出院当天,自己在玻璃板上画了一幅画《小人的药丸大战》,他说,画中是自己和涂磊主医生、李创业两位医生在一起,在一堆药丸里对抗“敌人”肿瘤。





手术之后的母子俩明显放松了下来,橙橙又恢复了自己之前的“神吐槽”:“每年都要做体检?那我100岁了就要做100次体检啊!”


知识点

畸胎瘤和卵黄囊瘤同属于生殖细胞肿瘤,是儿童实体瘤之一。

畸胎瘤是最为常见的一种生殖细胞肿瘤,在各个部位发生的生殖细胞肿瘤中都占大多数。其最大特征是肿瘤中包含多种不同组织,比如毛发或牙齿。

在较年长儿童及青春期的孩子中,畸胎瘤多发生在卵巢和睾丸部位。在儿童卵巢肿瘤和睾丸肿瘤中,畸胎瘤是最常见的类型,多是由于多能生殖细胞异常分化造成的。

此外,畸胎瘤也可能在其他部位发生,如脑部(颅内)。整体而言,畸胎瘤的预后不错:未成熟畸胎瘤的儿童患者的整体生存率超过80%,成年患者超过90%。成熟畸胎瘤患者预后更好。

卵黄囊瘤又名内胚窦瘤、婴儿型胚胎癌,是一种高度恶性的生殖细胞肿瘤,来源于原始生殖细胞。


卵黄囊瘤可能发生于性腺(睾丸、卵巢)或性腺外。性腺外的卵黄囊瘤比较少见,常发生于身体中线部位,婴幼儿常见于骶尾部和颅内。症状与肿瘤生长的部位、大小、生长速度相关。

如果能早期诊断,并进行规范治疗,根据美国的统计,生存率可达到90%以上。


在儿童医院,每天都有或喜或悲的故事发生。也希望橙橙的故事可以给更多家长一个提醒,儿童肿瘤最重要的是早诊早治,尽早发现,孩子的肿瘤就多一分治疗得更好的可能。

专业点燃希望!

图片来源 | 《你好,儿科医生》

编辑& 排版 | 博雅

校对 | 狗儿

相关文章

张永红主任:放疗和化疗,是目前治愈儿童肿瘤最有效办法

放疗和化疗,是目前缓解和治愈儿童肿瘤最有效的办法

农药杀虫剂可能导致儿童癌症和智力低下(下)

已经有强力的证据表明这些化学成分会引起神经方面的损伤,例如会导致智商降低、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

抗癌药以后出现不良反应和副作用,应当如何排查?

这一期的向日葵科普,让我们了解一下究竟有哪些因素会造成有的人发生不良反应,而有的人却没事?

越来越多的儿童肿瘤纳入国家救治范围!都包括哪些病种?

我国现在已将23种儿童疾病纳入了救治管理范围。多种儿童血液肿瘤和实体肿瘤也在其中。

造血干细胞:帮助抗癌的“细胞小战士”

我们今天来讲讲一种可以帮助抗击白血病细胞的“小战士”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