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过的路(十六)

文章来源:遇见sunflower向日葵 作者:乔悦 时间:2018-10-18

        作者乔悦,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心理期刊专栏作者,同时也是一位神经母细胞瘤患儿的妈妈。她为我们描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有痛,有爱,有挣扎,有坚持。我们希望它能为此刻的你带来力量和温暖。



        插画作者:X-Ray,上海包玉刚实验学校的学生,喜欢艺术设计,擅长温暖有质感的插画设计风格。


        前文提示:坚强的蜜瓜妈妈,遇上婚姻的背叛、家庭的重男轻女,都没放弃过对蜜瓜的治疗。


        十六


        信纵有疾风起,人生不言弃。

——宫崎峻《起风了》


        汤圆的第七疗,一方面我很激动,觉得终于要熬出头了。另一方面,也有一些莫名的担忧和恐慌。我情不自禁的想,我们能顺利的离开北京吗? 坚持到最后就是胜利!


        汤圆一开始输液就有些发烧,所幸只是低烧。我给汤圆敷了湿毛巾后,温度就降了下去,所以也就没太在意。


        汤圆一向都是精神满满的,这次虽然只是低烧,但精神并没有太好。我心里有一丝疑惑,想着怎么精神不太好。


        第七疗算是小疗,化疗药输完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早在其他疗的时候,我就问过其他妈妈。是不是医生规定的几个疗治疗完毕就可以回家了?


        那个妈妈看我仿佛像是外星人一样“哪有那么好的事,一般都多多少少有些问题,不可能那么顺利的”。


        这句话就好像是给我催了眠一样,一直带给我心理暗示。所以,在出院时,我的心是有一些忐忑的。


        但是仍然有抑制不住的兴奋,毕竟是最后一疗了。就算后面有其他治疗,现在也算是完成一大步了。


        病房里的病友们也都替汤圆高兴。汤圆的主治医生也十分激动,她对汤圆说,小宝贝,可以出院了是不是很开心啊?汤圆有点害羞的笑着答应。


        说实话,我特别感激医生和护士们。如果不是这次陪汤圆在医院这么久,我也很难如此近距离的去感受和理解他们。


        首先,一天到晚繁重的工作量自不必说。忙起来经常是水都喝不上一口。


        在病房里,也会遇见一些家属跟医生、护士的冲突。责怪医生护士没尽职尽责的。


        其实我想说,医生也算是高危职业了吧,能来做医生的肯定都是有救死扶伤的心结的。


        工作中出现差错和失误肯定是无法避免的。大家都是凡体肉身,并非机器人,所以怎么可能事事不出错?


        而且,我相信每一位医生和护士都是尽力去遵守职业道德的。


        在这里,我见到过因为有病人需要通宵值夜班的医生,见到过半夜紧急实施抢救的医生;更见到很多医生充当着心理咨询师去安慰、安抚家长的。护士们呢,很多时候都随和可亲,一边给孩子扎针一边想着法儿去逗孩子们,当孩子们有些什么状况时,总会有护士第一个冲上去抱着孩子就往抢救室跑或是冲进办公室通知医生。


        更别说死亡了。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经常去面对死亡的。


        所以,如果没有强建的内心和体魄,如果没有救死扶伤的抱负,谁又愿意在随时都有医闹的情况下,在繁忙的工作压力下还去当医生呢? 更不要说儿科医生了。


         汤圆也并不是没有遇到过医生、护士疏忽的时候。


        我会就事论事的以解决问题为首要,并不会去把自己无助的情绪倾倒给她们。


        有意思的是,当你真的去理解一件事情或一个人时,他们往往会带给你意想不到的好的效果。


        这个时候,土豆已经差不多结束他所有的治疗了。土豆和汤圆的方案非常相似,又比汤圆早两个疗程,所以对于汤圆来说是一个很大的便利。我们有很多可以借鉴他们的地方。


        主任给土豆的后续治疗方案是继续服用药物治疗。他们也已经找到途径购买了药物了。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意味着土豆不用再待在北京了,他们终于可以回家了!


        算一算,肖静他们在北京也已经待了有八、九个月了。这八、九个月对肖静一家来说也是不折不扣的长征了。更像是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去西天取经,现在,他们终于修得正果,取回真经了。


        孩子治好可以回家了,这对于在这里治疗的每一个家长来说,无疑都是最让人振奋和欣喜的事情。


        肖静也终于放下了这么久来一直悬着的那颗心,土豆和土豆奶奶自然也都兴高采烈。


        肖静定好了回去的车票,跟主任约好了下次复查的时间,然后处理了这里的生活用品,就等着回家的那一天了!她是计算好了时间的,他们走的时候,我和汤圆应该已经出院了,这样土豆和汤圆还可以见面告别,而我也可以去送他们了。


        真是期待这一天的到来。看着他们的胜利都会信心满满,对我们也是鼓舞。


        孩子们完全结束治疗回家在这里叫做大出,大出的孩子们身上承载了来自很多人的满满的祝福。也代表了大家的希望。看,我跟病魔斗争胜利了,看吧,我又很健康了,从此以后,我就身披盔甲,无所畏惧,勇敢生活了!这是重生!我可以,你也可以,所以还在治疗的战友们加油吧!


        出院的时候,汤圆奶奶我们三个都非常兴奋,毕竟这对于我们来说是怎样的里程碑啊!而且我们很可能也像土豆一样,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在北京已经有半年多了,这半年多的日子每天都过的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现在怎么说也算是有了盼头了,我们也算是熬过来了!


        我打电话约了表哥表姐表妹他们,说汤圆又出院了,我们也好好聚一聚。


        他们也都很开心,说是该聚聚了。


        可计划一向不如变化快。


        刚回到家的那天半夜,汤圆就发起了烧。我给汤圆喂了美林,到了早上的时候,一摸汤圆,仍然是滚烫,一量体温,果不其然,38度5, 我知道情况不妙,心里惴惴不安,赶紧跟汤圆奶奶一起又赶回了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问了情况和度数,估计只是一般的感染,只是给开了普通的抗感染液体。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普通的感染,谁都没有太在意,谁也没有想到,原来汤圆的感染是如此之严重。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十一家医院公告整理:患儿就诊及复查需要注意什么?

包括辽宁、天津、河北、山东、陕西、江苏、浙江、重庆、云南9地医院公告整理。

第五届儿童淋巴瘤/白血病研讨会召开

第五届儿童淋巴瘤/白血病学术研讨会暨第一届血液病转化研究论坛在深圳特区召开。

艺术疗法能为患儿带来哪些好处?

画画做手工对肿瘤患儿的治疗没有帮助?你真的错了!

抗癌一周年 走向坚强

我想和大家分享这一年来,对癌症是怎样从恐惧到积极的心理转变,爱和坚持让我走到了今天。

蔡瑞卿老师等你来提问!

向日葵儿童第45期问答,儿童输液港护理专题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发送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