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过的路(三)

文章来源:遇见sunflower向日葵 作者:乔悦 时间:2018-10-18

      
        作者乔悦,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心理期刊专栏作者,同时也是一位神经母细胞瘤患儿的妈妈。她为我们描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有痛,有爱,有挣扎,有坚持。我们希望它能为此刻的你带来力量和温暖。



        插画作者:mEloDyTT,早年留学新加坡,现旅居美国,从小热爱绘画并从事建筑专业背景工作多年。


        前文提示:在家休息的几天里,汤圆认识了新的小伙伴土豆。在我们回到医院开始第二个疗程的时候,见识了一个特别得女孩,小辣椒。小辣椒声音很凌厉,长时间的治疗经历让她有着六七岁不应有的成熟。她拼命的主导和掌控,也许是一种对最无奈命运的失望、愤怒和抗争。


        叁


        一个单纯的孩子轻柔的呼吸,浑身洋溢着生命,他怎会知道死亡?

—  华尔兹

        在听到小辣椒晚上说话的第二天,我终于看到了小辣椒本人。机灵的眼睛,仿佛可以洞察世间一切事物,淡定而又成熟的表情让我想到了小时候看的电视剧《机器娃娃》里面的那个可爱的机器娃娃。


        我也看到了小辣椒的妈妈,辫起来的长头发,里面夹杂着一些白发,瘦高的身材,背微微有些驼。看得出来小辣椒妈妈的底子非常不错,却有着跟年龄不相衬的苍老和沉重。


        那天中午,我又一次见识到了小辣椒的厉害。


        她想喝牛奶,并指明了一个牌子。结果中午爸爸送来的牛奶并不是她想要的牌子。于是小辣椒就生气了,跟她妈妈说,妈妈你把电话给我,我要给爸爸说话,她妈妈递给她手机,没想到,她直接就说道:“你还是不是我的好爸爸呀?你还爱不爱你的女儿啊?我这么简单的要求你都做不到,我在病房受了这么大罪,你呢,要一盒那样的牛奶都不能满足我?” 真是字字诛心呀,想必小辣椒的爸爸也是一位好脾气的爸爸吧。


        下午送饭的时候,小辣椒爸爸特地来到病房,给小辣椒带来了她指定的牛奶,然后一直唯唯诺诺的给小辣椒解释着中午的情况,看她爸爸的样子,比她妈妈还好脾气呢!


        小辣椒见好就收,又一阵猛夸她爸爸,说就知道爸爸对她最好了,她真是最幸福的孩子,这个小机灵鬼。


        后来,小辣椒就转到其他病房去了,我再也没有碰到过她。没想到,那一次见面也是我们唯一的一次见面。


        直到汤圆第四次治疗时,我听到一个妈妈说,小辣椒不在了。


        原来,小辣椒的状况一直都不太好,以她病的分期,必须要移植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而在移植的过程中,她终于还是没能挺过去。


        据说小辣椒没生病时是家族里受尽万般宠爱的小公主,能说会道有着一颗玲珑心的她自然很招人喜爱,更何况她还极其聪慧和多才多艺,跳舞唱歌乐器样样都很棒。


        生病之后她的过人之处就表现在对自己各种药物的熟悉、对自己治疗方案的了解,以及对爸爸妈妈心情、行为的影响上。


        以她的心性,自然很清楚自己的情况,也许是冥冥之中能感觉到自己最后的结局,所以, 她极力施展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力量,为自己争取每一分能够争取到的东西。这,就是对能够活下去的愿望和力量。


        据说,小辣椒在最后的日子里,跟她妈妈说,妈妈,我很抱歉花了家里那么多钱,让你和爸爸为我这么辛苦,结果还是没能治好我,让你们失望了。我走之后,你们别太伤心,要每天都快快乐乐的过下去。


        生病的孩子们往往都显得比普通孩子更早熟,可能是因为他们要承担的东西太多太沉重了吧。不知道到底是因为这样的经历和磨练让他们成长的比普通孩子更迅速,还是因为家长们投射出了自己的心疼和关爱,所以他们对这样的反应很敏感,也许这样一来家长们会觉得更安慰。


        小辣椒的去世,是自打我进这个病房后经历的第二起死亡。


        那一段时间,我脑海里经常盘旋着《挪威的森林》里那句著名的话:死不是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自从进了病房,见到了这些孩子的死亡,我才真正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孩子们的生命力本就是最蓬勃旺盛的,在疾病和死亡面前,显得愈发激烈和宝贵。在短暂的生命里,他们体会到了关爱和珍惜。纵然离去,他们的心中也会带着爱。


        对他们的父母亲人来说,他们其实从未离去,一直在心里,而他们的离去也让活着的人们更加认真的活着。


        汤圆的第二疗基本上算比较顺利,中间牙齿发炎出了点小状况也及时的处理好了。


        病房里孩子们的家长一般做了好吃的都会分给其他爱吃的孩子们一起吃。看着孩子们多吃哪怕一口食物,家长们都是欣喜的。


        这天,一位四十出头的大姐在病房问,她做的炸酱面可好吃了,有没有孩子要吃。听口音,又加上大姐做的是炸酱面,我猜测她可能是北京人。我问了汤圆要不要试试看,汤圆同意了,于是,我去大姐那里挑了些面条给汤圆吃,从此就跟她熟络了起来。


        大姐姓周,我叫她周姐,她儿子康康今年十二岁,得的是另一种病,问过之后知道周姐果然是北京人。


        周姐热情大方,跟人自来熟,胖乎乎的身材和脸蛋,更为她添加了几分亲和力。


        康康在医院治疗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周姐对医院的情况及周边的环境都非常熟悉,她热心的给了我很多建议。


        虽然三十多岁,但那时的我身上仍然有很多孩子气的地方。以前在家时,照顾汤圆做家务等汤圆奶奶承担了很大一部分。现在在医院,对于汤圆的心理安抚、检查治疗等我自然是没问题。但一开始,在生活方面我还真是没经验。虽然比第一疗好一些,但陌生感仍然很强烈,心里多少会有一些不知所措。


        周姐的热情,顿时让我觉得找到了依靠一般,人也放松了不少。后来,在汤圆最危险的时刻,也是周姐,帮我找到了我的精神归属。


        汤圆住院的第四天,土豆也来到医院开始他的第四疗。


        汤圆和土豆见面后,两个小家伙都开心的不得了,我们两个大人也很开心能够在一个病房,这样互相有个照应。


        土豆这次对药很敏感,胃口特别差,基本上到了喝一滴水都要恶心的地步。肖静担心的不得了。即便输的营养液可以补充身体所需的营养,但是不吃饭,孩子的整个状态还是不太好的。有时候我想,食物对人类的意义绝不是只有填饱肚子、补充营养这么简单。


        平时,土豆都还能多少吃点喜欢的东西,这一回可能随着治疗的进行,加上药物略有不同,土豆的反应才这么大。


        肖静跟土豆奶奶说,多做几样土豆平日里爱吃的菜,不然很担心土豆的身体会吃不消。土豆奶奶听了后,回去做了一些比较新奇的饭菜,果然土豆看着新鲜,还是多少吃了点。肖静看着土豆胃口好些了,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很感触的跟我说,得亏土豆奶奶能干,对她的努力真的很感动。


        可没想到的是。我们都以为的配合支持下却暗藏着愤怒和攻击。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神经母细胞瘤做自体移植有危险吗?| 儿童肿瘤科普周历

神经母细胞瘤IV期高危患儿目前国内外建议大剂量化疗及自体干细胞移植,可提高生存率。

质子治疗的优势:针对儿童实体瘤,效果好,副作用还小!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就来谈谈质子治疗在儿童中应用的可能性及其优势。

专业点燃希望系列巡讲,开始报名啦

本次科普巡讲报名正式启动,报名通过审核后,即可免费参与。

志愿者发挥自己专长帮助癌症患儿

发挥自己专长帮助癌症患儿,向日葵儿童志愿者沙龙走进广州。

全国小儿外科专家齐聚杭州!

由中华医学会、中华医学会小儿外科学分会主办的外科学术年会在杭州顺利召开。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发送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