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过的路(二十二)

文章来源:遇见sunflower向日葵 作者:乔悦 时间:2018-10-18

        作者乔悦,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心理期刊专栏作者,同时也是一位神经母细胞瘤患儿的妈妈。她为我们描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有痛,有爱,有挣扎,有坚持。我们希望它能为此刻的你带来力量和温暖。



        插画作者:思妤,滑膜肉瘤患者,绘画爱好者,希望画笔能为生命带来更多色彩。虽然病痛与磨难不期而至,但乐观和坚强常伴在身。


        前文提示:汤圆的感染愈发的严重,甚至随时有呼吸衰竭的可能,我的恐惧已经到达顶端,面临崩溃。

        二十二


        人们常常会欺骗你,是为了让你明白,有时候,你唯一应该相信的人就是你自己。

——宫崎峻《千与千寻》


        这个时候,汤圆每天都是上万的药费。


        我在病房里面照顾汤圆,汤力和汤圆奶奶则在外面筹钱。


        骄傲的汤力何曾去开口向人借过钱呢? 借了钱才知道,原来借钱是如此的不易。这对汤力来说又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一旦谈到钱,亲戚和朋友都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尤其是在这种危难的时候。


        最后他和汤圆奶奶还是搞定了钱的问题,让我和汤圆在病房安心待着,不要担心。


        那个时候,我想,多亏了我有汤力,这个可以一起跟我共患难的男人,他一直抱持着我,给我安全和力量。有了他,就算是再难再苦我也不会怕。我们齐心协力,一定会把我们的小家经营的越来越好!


        那天晚上,想清楚了汤圆的情况后,穿越了恐惧,使我不再害怕。


        虽然很难,但是我在接受当下发生的一切。


        这个时候,过来了一位其他血液病房的医生,她值夜班,听说了汤圆的情况也很关心,所以过来让我拿CT片子给她看。跟她讨论了汤圆的病情后,她说,听你说话就是一位明事理、清楚事情状况的家长,现在你安心睡觉吧,我半夜会过来查看汤圆情况的。不管怎么样,咱们明天再来定夺。


        可能她也是上帝派来的天使吧,有了她的安慰,我一下子就安心了,于是收拾了一下去睡觉。


        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那位医生就兴高采烈的过来了。她说汤圆妈妈,我昨天晚上看了汤圆的心率,有了明显的下降,她的呼吸也没那么急促了,应该不用转去ICU了!


        我激动的不能自已,这是我这么多天来听到的第一个好消息,汤圆终于有好转了!


        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奇迹。前面那些天让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奇迹可言,而这天一,我则相信了,奇迹是真的存在的。


        主任和主治医生也都很兴奋于汤圆的好转。他们又做了一个决定,请来了另外一个专门收治疑难杂症的科室的医生来会诊。会诊后,他们决定让汤圆转到那一个科室去,毕竟汤圆在血液科的全部治疗也都结束了。


        我和汤力也都赞同这一决定。


        于是,我们收拾东西转到了另外的病房。


        在医学如此发达的今天,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有这么多病是查不出原因的。这一点也从某些方面改变了我的认知,坚定了我的信仰。


        汤圆转到该病房后,温度就开始降了下去。


       这也是让我惊讶的地方。或许这是一个巧合,或许汤圆原本就在好转了。


       这个时候,汤圆已经高烧了有二十天了。这二十天对我来说,是这辈子最大的炼狱。


        这个病房并没有家长放下的折叠床,我像其他陪床的家长一样让汤力给我买了个防潮垫,到晚上的时候就拿出来打地铺。


        每天晚上睡觉前,看圣经和祈祷是我雷打不动的程序。


        转过来第三天的时候,第一次汤圆的体温有24小时都没上38度,我激动的不能自已,我们的心都放了下来。


        在医院的这些天里,我几乎每天都要用物理降温的方法来给汤圆降体温,饭也吃不下,休息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每天都长时间的一个动作站立,感觉整个身体都僵化了。


        那段时间,每天一起床,脚跟、手臂、膝盖和腿就开始疼痛,但我的感觉好像变迟钝麻木了一般,无法敏感的去觉知痛感。那时,比身体更痛的是内心的焦虑和痛苦。


        到这间病房之后,我又见了更多查不出病因的孩子们。有些已经发烧半年了,也查不出来病因,只能用激素来缓解症状。有一些孩子,医生们则是尝试各种办法来治疗,一旦有些微的改善,就赶紧采纳那种起作用的治疗方法。


        见识了这些之后,我心中升起了更多对生命的敬畏之情。


        这个时候,血液病房的主任在百忙之中也抽出时间过来看汤圆。其实,他们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询问汤圆的病情,知道汤圆有所恢复,他们一样激动的不得了。


        做为血液病房的医生们,他们见多了死亡,也因此为他们治疗后康复的每一个孩子而激动。这就是医生们救死扶伤的大爱精神吧。


        都说,天亮前的一段时间是最黑暗的。


        在这里,我好像体验了无数次这样的黑暗。


        正在汤圆体温有所好转时,医生们又发现汤圆的血液有一个指标不太正常。


        他们很怀疑是另外一种严重的血液病。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又一次陷入了无尽的恐慌之中。


        老天非要这样来考验我吗?


        过了一个坎,就再给我一个更大的坡。


       后来,我才体会到。其实这就是生活的常态。


       当你以为翻越了一座山时,总会还有另一座山等着你。


        永远都不能期望,翻过了山面对的就一定会是一马平川。


        而且这个原则对于每个人都适用。


        我们或许是一群经历了世间最残酷事情的父母。但是世上的哪一个人又不是每天都要面对新的功课呢? 从本质上来说,我们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所以,与其把自己麻醉在不可知的未来上,还不如安心的过好当下的每一个时刻。


        所幸,光明很快就到来了。经过几天的观察和排查,医生们排除了汤圆是嗜血综合症的可能性。


       我又一次松了一口气。


        然后第二天的早上,当我把汤圆的床摇起来要给她喂饭时,汤圆突然给我说,妈妈,我想试着坐起来吃饭!


       汤圆那个时候长期躺在床上,加上心脏有一些受损,已经非常虚弱了,浑身的肌肉都使不上劲,所以要想坐起来其实是非常费力的。


        我很为汤圆的坚强欣喜,赶紧说好,然后慢慢的扶着汤圆坐了起来。


        这面久以来第一次,汤圆坐着吃完了一顿饭。


        这天之后,汤圆的情况就一天比一天见好了。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蔡炜嵩医生等你来提问!

第59期,邀请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肿瘤科蔡炜嵩副教授解答关于小儿肿瘤的综合诊治方面的问题。

陆舜主任:大家都去支持科普,治愈癌症才有很大的机会

陆主任说,儿童肿瘤的科普相比于成人肿瘤的科普,受到的关注不多,了解的人也不多。

化疗结束后肿瘤还会复发吗?

向日葵问答第61期,邀请杨波医生为我们解答关于“儿童肿瘤神经外科手术及预后”方面的问题。

沈志鹏主任:手术是儿童脑肿瘤治疗中重要的一环

沈主任建议儿童脑肿瘤患者进行分子基因检测,好让医生制定更为有效的治疗方案。

疾病不可怕

“疾病不可怕,有孩子和父母的坚强,也有向日葵儿童和葵花籽的陪伴。”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发送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