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是儿童致死的第二大因素!攻克儿童癌症为什么很难?

文章来源:向日葵儿童 作者:李治中 责任编辑:zhangyl 时间:2020-04-15

  作者 | 李治中

  排版 | 博雅

  校对 | 忽亚丽



  在中国,儿童癌症已经是15岁以下儿童死亡的第二大原因,仅次于意外伤害。而在美国,癌症已经是儿童第一杀手。



01
孩子不是你的缩小版
儿童要用儿童药


  虽然化疗等传统方法对很多儿童癌症治疗效果不错,甚至能治愈,但代价是大量的副作用。95%的儿童癌症幸存者在45岁之前会出现副作用,其中1/3是严重的副作用,包括智力低下,发生二次癌症等。

  所以,我们应该非常重视儿童癌症,为他们开发副作用更小的药物。


  从情感和道德角度来说,小孩得病让人怜悯和同情,一个患儿就足以让一个幸福家庭受到毁灭性打击。

  从科学和临床角度来说,儿童癌症基因突变较少,普遍对药物响应更好,而且抗药性没有成人癌症严重,因此治愈率高。

  从经济和社会角度来说,治愈一位儿童病人,能挽救的生命不是5年,而可能是50年,价值非常大。

  因此,无论从情感、道德、科学,还是经济角度,攻克儿童癌症都是价值无限。我们应该大力投入,努力攻克。

  但不幸的是,恰恰相反,对于儿童癌症的投入和研究,全世界都非常落后。在中国,更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过去40年,仅有不到10个儿童癌症相关的新药上市,其中只有4个是单独为孩子开发的,其它的是成人和儿童一起用。而相比之下,同时期有200多个针对成人癌症的新疗法上市。


02
面对儿童癌症的科研,
真的什么都缺


  首先,缺政府科研经费和研究团队。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要想攻克任何疾病,必须首先了解它的发病机理,才能找到其弱点,进行精准打击。

  由于儿童癌症和成人癌症区别很大,因此需要单独研究。而儿童癌症也不是单一疾病,而是非常多样化,一共有100多个亚型,所以研究需要齐头并进,多面开花,需要经费的长期支持。

  但相对于成人,儿童癌症研究的资金投入非常有限。美国政府在这方面全球领先,但2015年也只占其癌症研究支出的4%。相比而言,仅用于前列腺癌的科研经费,就超过了所有儿童癌症的总和。而在中国,对于儿童癌症科研的资助更是杯水车薪,专注儿童癌症研究的实验室极少。

  这是非常可惜的。因为,中国儿童癌症患者数量世界第一,而且集中于三甲医院,于科研是非常大的优势。美国医生通常一年见到几例,几十例儿童癌症患者,但中国医生一天或许就见到这么多。比如,仅北京天坛医院一家收治的儿童脑瘤患者数量几乎等于美国所有大医院的总和。

  儿童癌症研究最大的困难之一就是样本不足。中国有这个天然优势,但可惜样品很多都被浪费了,没有能在相关科研上做出更多突破性进展,让人遗憾。

  如何鼓励更多人来利用这些宝贵的样本,让其成为攻克疾病的敲门砖,是政府和大家都应该考虑的问题。2016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提出了“抗癌登月计划“,提出从6大方向入手,其中儿童癌症就是一个。中国政府也应该有这方面的专项研究。

  其次,缺支持科研的公益基金。

  在欧美,很多罕见病的研究经费不是来自政府,而是来自于民间公益组织。比如,仅美国圣犹大(St. Jude)儿童研究医院一年接受的捐赠就超过10亿美金,其中很大一部分用于支持科研。这个医院每年产出上千篇论文,很多都是关于儿童癌症。

  除这类大型机构外,美国还有很多小型基金会,他们往往专注一小类儿童癌症,通常由患儿家长发起,为了纪念和癌症勇敢斗争后的子女而设立。他们目标很明确,就是希望能资助研究来寻找新的疗法,让未来患同样疾病的孩子能有更好的结果。

  这种基金赞助金额不是很大,但由于数量多,滴水成涓,对社会的影响不可小视。而且这些家长往往非常认真参与项目选择,关注项目的进展,因此这些经费浪费的少,利用率较高。

  在中国,尽管大家的公益意识在逐年加强,但对于儿童癌症的公益仍大多停留在对个别患者捐款治病上,极少有公益资金用于赞助基础科研或临床转化医学。

  最后,缺针对性的药物开发。

  虽然癌症药物开发一向是药厂关注的焦点,投资巨大,也是过去几年新药产生最多的领域,但一直以来儿童癌症却是被药厂遗忘的角落。

  原因是多方面的,最核心的问题就是患者太少。

  首先,新药盈利能力不足。儿童肿瘤每个亚型患者少,而开发新药成本很高,如果一个新药一年只有几百个病人,传统模式下很难盈利。

  其次,疾病模型缺乏。由于患者少,临床取样少,因此无论体外细胞模型,还是动物模型都比较少。这给科研,尤其是新药测试带来挑战。

  然后,临床试验招募困难。任何新药上市都需要做几期临床试验,能否迅速征集足够多病人参与新药测试很重要。儿童患者数量少,招募就会比较困难,一来给新药测试带来不确定性,二来也很可能导致试验时间延长,大大增加成本。

  除了患者少带来的挑战之外,儿童研究的临床研究监管严格也是问题。为了保护儿童安全,监管部门对儿童用药要求更高,控制更严,开展针对儿童的临床试验需要更多准备,面临更大挑战。这让很多公司知难而退。

  总之,从商业角度考虑,开发针对儿童癌症的药物缺乏足够的市场吸引力。有额外的风险,但没有额外的回报,因而进展缓慢。


03
当务之急
唤起政府和大众的正确认识


  除去单独开发针对儿童癌症的药物,更快、性价比更高的办法是测试成人癌症使用的某些药物,是否能用于儿童癌症治疗,所谓“一药多用”。

  有些儿童癌症拥有和成人癌症类似的基因突变,所以有可能使用相同药物。

  2016年,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启动了大型临床试验“儿童癌症基因分型指导治疗选择”,同时测试多种成人癌症药物在儿童癌症治疗中的效果。初步结果显示,确实有一些儿童癌症患者能从现有药物中获益。

  2018年批准上市的Larotrectinib,也可以同时治疗携带NTRK基因突变的儿童和成人肿瘤患者。

  总而言之,唤起政府和大众对儿童癌症的认识是当务之急。因为要攻克儿童癌症,需要政府、公益组织、医务人员、科学家、家属,大众的通力合作,从多方面同时推动,包括:

    增加政府和社会公益资金,支持儿童癌症研究;
    鼓励药厂和科研机构开展更多针对儿童癌症的药物筛选,寻找”旧药新用”机会;
    通过政策支持和创新盈利模式,激励公司开发针对性新药,比如优先审批,延长专利保护,放开定价权等;
    推动系统性的儿童重疾保险和资助系统,减少因家庭收入低而失去治疗机会的孩子数量。

  “治愈每一个儿童”是我们奋斗的目标,任务很艰巨,但科学的发展不是渐进式的,而是跳跃性的。一个新的突破,就有可能改变一群孩子的命运。比如,近年来CAR-T疗法的出现,就让很多复发的儿童急淋白血病患者,从几个月寿命,变成了临床治愈。

  经过规范治疗,大部分患儿体内的癌细胞能被完全控制,他们又重新背起书包,回到了学校,回归了正常的生活。

  这些都只是个开始,希望咱们一起努力!



参考文献:

  1. Efficacyof Larotrectinib in TRK Fusion–Positive Cancers in Adults and Children. N EnglJ Med 2018; 378:731-739

  2. Targetand Agent Prioritization for the Children's Oncology Group-National CancerInstitute Pediatric MATCH Trial. J Natl Cancer Inst. 2017 May 1;109(5).

  3. PrecisionMedicine in Pediatric Oncology. Surg Oncol Clin N Am. 2020 Jan;29(1):63-72.

  4.https://www.cancer.gov/about-cancer/treatment/clinical-trials/nci-supported/pediatric-match

  5. https://www.stjude.org/about-st-jude/

相关文章

90后夫妻的四年抗癌之旅

2016年,澄宁25周岁。刚毕业不久,有一份令人兴奋的工作,与相爱的先生领了结婚证。

发福利!菠萝博士将出席“阳光小勇士”活动,欢迎你来参加!

发福利!菠萝博士将出席“阳光小勇士”活动,欢迎你来参加!

孩子挑食严重怎么办? | 家庭小课堂

孩子生病后,家长们会格外注意孩子的饮食营养,比如孩子挑食怎么办?牛奶和奶粉哪个更有营养…

葵花籽与小天使的相遇

2019年10月31日下午,向日葵儿童志愿者前往四川省人民医院儿童血液肿瘤科进行病房活动。

99公益日,不捐钱的公益怎么做?

第五个99公益日,除了捐钱,还能做什么?“向日葵儿童”希望为大家呈现“公益”的另一面。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发送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