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拉松终点等待的妈妈:我的孩子10年前曾是癌症患儿

文章来源:向日葵儿童 作者:温暖的 责任编辑:zhengty 时间:2022-05-29

       2021年12月,马拉松跑道终点,一位母亲正在等待自己的儿子泰勒完成半程马拉松冲刺。
       跑半程马拉松的人很多,但泰勒有个与众不同的经历——他是一位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康复者。


热爱运动的小男孩

疼到站不起来


       时间拨回到10年前。

       在一年级课堂上,平时活泼好动的小泰勒居然睡着了——这可完全不像他,毕竟6岁的泰勒非常热爱武术和足球,超级喜欢爬行,甚至还有个外号叫“蜘蛛猴人”。老师问泰勒为什么这么疲倦,小男孩只是表示,他就是不太想玩了。

       2012年底,或许是泰勒在学校里总是打不起精神,他的老师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向妈妈米歇尔反映:“我觉得泰勒不对劲。”

       没过多久,泰勒告诉妈妈,他的手臂和腿都疼。半夜里他会哭醒,床单都湿透了。

       过了2013年元旦,泰勒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他的脸色看上去很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妈妈米歇尔带泰勒去看过很多次家庭医生。每一次,家庭医生都轻飘飘地回复:“泰勒就是嫉妒表姐,想得到更多关注,他说的疼痛没多大事,就是正常生长中会有的不舒服而已。”



图1:小时候的泰勒


       泰勒的表姐当时9岁,正在医院接受黑色素瘤的治疗,过程还挺顺利。但泰勒这边的症状,却没有一点消失的迹象。

       2013年1月31日,一切都改变了。泰勒的手指和脚趾都已经肿胀弯曲,不停地向妈妈哭诉,因为实在是太疼,他连站起来走路都做不到,只能躺在家中的走廊里。

       米歇尔抱起儿子,轻轻地安抚他,答应泰勒第二天一早就给家庭医生打电话。但第二天,家庭医生开的药方是:泰勒可能缺钾元素,吃个香蕉就行。

       这样的答复,米歇尔终于受够了,她开车带儿子直接去了附近医院的急诊科。而这个时候,泰勒全身已经整整疼了24小时,无法再站立或走动了。


医生和护士保证

他们会尽全力救治泰勒


       急症室的医生给泰勒做了全身检查,包括血液指标。第二天,医生告诉米歇尔,马上会有儿童专科医院的医生来讲病情。米歇尔立马打电话给丈夫和姐姐,催他们尽快到医院来,越快越好!

       等到温柔的儿科医生到的时候,三个大人已经手握手在等待。

       “我们看了所有的检查报告,”医生说:“初步认为泰勒应该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目前还不知道他病得有多严重,但我们现在就把他转到专业的儿科医院去。”

       于是,泰勒坐着急救车到了儿科医院。米歇尔回忆说:“虽然当时我非常害怕和不安,但我想,既然这个医院救了我姐姐的女儿,他们一定也能救回我的儿子。”

       当米歇尔走进医院的时候,她感受到了一个多月以来难得的片刻安宁。“因为我知道,这是现在全世界里,泰勒可以去到的最好的医院了,”米歇尔继续回忆说:“美国的父母如果遇到这样的重病,这都是他们最想去治疗的地方。”

       2013年2月4日,泰勒一家迎来了最终的诊断,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一种常见的儿童癌症。

       让他们安慰的是,每一个遇到的医生和护士都保证说,会毫无保留地尽全力治疗泰勒。


小科普

       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简称儿童急淋,是一种造血系统恶性肿瘤性疾病,主要症状有不明原因的发热、贫血、出血,以及肢体疼痛,肝、脾、淋巴结肿大等,但个体间可存在较大差异。

       常用治疗方式包括化疗和造血干细胞移植。由于病情进展迅速,一经确认,应立即进行诱导化疗。依据危险程度分级,进行相应强度、剂量的治疗,对于部分中高危及复发的患儿,需要考虑造血干细胞移植。

       国内的总体生存率略低于发达国家,但五年总体生存率目前也已达到70%,低危组也可达85%以上。


3年多次的化疗

泰勒打败了癌细胞


       泰勒在3年多的时间里,接受了很多轮的化疗。治疗过程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2015年8月,泰勒的半边身体都发生了感染。一开始,感染科专家对此也很困惑,最后,医生们决定让泰勒提前结束化疗。而这个时候,泰勒已经开始治疗两年多了。

       刚开始化疗时,妈妈米歇尔总担心化疗的毒副作用对孩子有影响。可是当医生宣布最后16-20周的化疗无法进行时,她又开始担心这样会让泰勒随时失去生命。“我好担心就这么停了化疗后,癌细胞会死灰复燃,再次出现在泰勒的骨髓里、大脑里。那个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图2:泰勒在希望花园


       医生们决定在提前结束化疗之前再做一次骨髓穿刺。在米歇尔生日当天深夜,一位执业护士打电话给她,给出了骨穿答案:最小残留病灶测呈阴性,没有发现癌症。

       从那时开始,泰勒的骨穿结果一直是阴性。

       米歇尔经常想起到医院的第一天,医生护士们的保证——他们一定会尽全力救治泰勒。

       “他们从来没有说过‘保险费用不包括这项治疗,所以我们不能给孩子用’或者‘出于钱的原因,我们不能做某项检测或这么多轮治疗’。”米歇尔说:“医护们一直在强调‘我们将尽一切努力确保他茁壮成长。’”

“多亏他们,泰勒正在茁壮成长。”


“小时候得过癌症

并不会影响你一辈子”


       2021年12月,泰勒已经成长为一个大男孩,他刚跑完了人生中的第二个半程马拉松。

       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泰勒说:“我想让现在还在治疗的孩子们看到,小时候得过癌症并不会影响你一辈子。结束治疗之后你可以像我一样努力,可以像我一样实现一个个人生的小目标。”

       从泰勒一出生,米歇尔就希望他可以健健康康。儿子在跑马拉松的时候,治疗的画面、小小的泰勒化疗后各种不适的虚弱……像放电影一般地在米歇尔眼前闪过。

       但当比赛冲刺的泰勒拐过了最后一个转弯,向等在终点线的米歇尔飞奔过来的时候,她的眼睛湿润了:“是他,就是他,那个健康强壮的孩子,我的儿子。”

       米歇尔把半程马拉松的奖牌挂在了泰勒的脖子上。泰勒给了母亲一个拥抱,说:”明年我要跑全马!”



图3:半马过后紧紧拥抱的泰勒和妈妈


参考链接:https://www.stjude.org/inspire/series/possibilities/mother-watches-son-go-from-crawling-in-pain-because-of-cancer-to-running-half-marathon.html



文章来源 | 圣裘德医院网站
(本篇文章由葵花籽宁宁推荐)
翻译 | 东晓仪
中文编辑 | 博雅
排版 | 苗雨
校对 | 张铮

相关文章

你还能看见这个美丽的世界

恰逢清明,我们将在这个特殊的日子,讲述19个离开人世的小朋友留给父母的“礼物”。

牢记三个要点,科学照顾患儿饮食和营养

治疗期间如何科学地照顾孩子的饮食?让我们学习用科学方法给孩子提供最好的后勤保障。

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60年前是不治之症!

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简称“急淋”),是最为常见的儿童癌症之一。60年前没有人能看到治愈的曙光。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方向

2月15日,向日葵儿童联合知乎策划了“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方向”专题内容。

“孩子们长高长胖,长出了长头发”

从去年开始,我们携手上海纯真博物照相馆,给一些治疗中或结疗的肿瘤患儿拍摄写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