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卫视《名人面对面》:享受创造价值的过程

文章来源:鳳凰名人面對面 作者:鳳凰名人面對面 时间:2019-05-21


文章来源 |  鳳凰名人面對面
排版 | mao


  2018年年初,一篇名为《大年三十,我辞职了,搬回中国做公益》的文章,在朋友圈里被转发点赞,文章作者李治中,是50万+粉丝的公众号 “菠萝因子”运营人,是专注于儿童癌症的公益基金会领头人,大家习惯叫他“菠萝博士”。

《名人面对面》
专访 | 李治中


  李治中今年36岁,回国后定居上海,在一家专注于儿童癌症的公益基金会做领头人。从科学家的赛道转换后,没有了朝九晚五的规律生活,他辗转各地全职公益。做专业的儿童癌症科普,推动儿童癌症新药临床科研,在儿童癌症医务领域资助专业社工,是他给自己定下的“五年计划”。

李治中在活动现场演讲 


  李治中:前天我的早饭是在昆明吃的,午饭在成都吃的,晚饭在长沙吃的,在任何地方都没有任何机会出去逛,就在机场、酒店做活动,结束了,然后就回来了。


  这样的生活节奏是李治中近一年的常态,他自嘲上一篇科普文章是在五趟飞机上完成的。回国这一年,他运营的公众号 “菠萝因子”有了50万+的关注者,四本癌症科普书销量近50万,在一席的演讲视频,播放量也达到了7000多万。简单易懂的科普文、轻松幽默的演讲风格,让他收获了不少粉丝,走在路上被认出是“菠萝博士”,他有一点不自在,但是父母却觉得儿子火了。

李治中和向日葵儿童志愿者合影


田川:当时你想要回国的时候,爸妈还挺担心挺质疑的是不是?因为觉得儿子当时是杜克大学的博士,在最顶尖的药厂里面工作,又有一个很好的职位,但你回来了之后,好像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这些光环,大家还会信任你吗?

李治中:其实我觉得他们那一代人是希望稳定,觉得我好不容易到美国,挺稳定的。我读书读了十多年,30多岁才开始说我买房买车,终于开始要进入正轨的时候,突然又回来,一下从有房有车变成在上海没房没车,然后感觉又不太知道你到底要干嘛,父母其实不太理解我们到底想干什么事情。

田川:尤其说做公益,感觉很虚幻。

李治中:一听说做公益,做公益老出事,老出幺蛾子,一会儿来个丑闻,做不做得动呀,对吧?放弃了一个特别稳定的职业道路,突然转来做一件有点理想化和自由派的事情,所以父母有点担心吧。但后来看我干得还挺好,我时不时也让他们看看我们后台留言,大家给我打的鸡血或者是有些家长给我写的信呀,确实还是能认可我的。我觉得人的本性还是觉得,帮到别人会很快乐。


  2001年,学霸李治中以四川省资阳地区高考状元的身份考入清华大学,学习生物,大四的时候,母亲患上乳腺癌,尽管作为一名生物学专业的学生,他依然看不懂专业难懂的医学诊断报告,而面对被癌症包围的恐惧,对查找治疗信息的无望,李治中决心申请美国杜克大学学习癌症生物,想深度了解癌症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想看看美国是否有更好的癌症药物和治疗方法。

李治中在美国知名药企癌症新药研发实验室工作

田川:一开始做科普是出于什么原因?

李治中: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因为自媒体的兴起,伪科学特别多,你天天自己在家族群里面,老看到那些东西,是有点受不了。因为我自己是学这个嘛,所以我看到会更难受一点。

田川:你语文也很好吗?

李治中:语文是我最差的一门,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靠写东西吃饭。但有一次特别有趣,是出去滑雪,车上大家无聊嘛,就介绍一下,说你干嘛的,我干嘛的,我说我做癌症研究的,大家一听这个就超好奇,问你们在干嘛呢?我们能不能攻克癌症?这个癌症为什么会死啊?结果那一路大概4个小时,基本就是我一个人在说。所以那会儿我就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还蛮有这种能力的,就是把一些比较复杂的东西,用大家比较爱听的办法讲给大家,然后唤起大家好奇心或者是澄清一些大家的错误观点。因为那会也会感觉到,即使是年轻人对癌症也有很多很多的误解。


  李治中说,他写科普是写给十多年前那个迷茫的自己看的,坚持用最口语化的表达,像讲故事一样把专业的问题给讲出来。为了辟谣“红薯能防癌”,他写道:“原来红薯真可以防癌,如果你是每次都需要走很远的路,才能买到红薯的小孩。”为了解释肿瘤和癌症不是一个概念,他自创公式:肿瘤=良性肿瘤+恶性肿瘤,良性癌症=说错了。


李治中已出版的书


李治中:科学和科普不一样,我会需要删掉一些细节,你讲得太细太具体了,大家就看不懂了,所以删到什么程度和标题党到什么程度,其实它的逻辑是一样的,但一定不能误导患者,这是底线。

田川:但是你会不会觉得自己的责任很大,因为你只是在做科普,但是他们在看你的科普的时候,就有一种很崇尚权威的感觉?觉得你在帮他们做诊断了?

李治中:因为我不是医生,我只是希望把一些信息告诉大家,这可能是我自己的定位。很多时候,科普不是说要告诉你应该怎么去治病,而是告诉你怎么去看待这个事情。我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数据,它是有支持的,这是一种思考和判断方式。你不要相信我,你相信我给你列的文献,你可以去查这个文献,慢慢地潜移默化地,我希望大家能知道,怎么去判断一个信息是不是可靠的。



田川:我们的长辈会分享各种的伪科学消息,对于他们来讲,让他们可以筛选信息的真伪性和真实度的方法有什么?

李治中:我能说一下这件事很难吗?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我现在做这么久科普,我觉得对于咱们父母那一辈的人很难改变了。我觉得只能说,作为子女要对他们负责,防止他们掉到一些圈套里去,当然你可以给他们一些所谓建设性的意见,比如说标题出现三个感叹号的肯定是假的。

田川:听起来你的这个也还挺伪科学的,因为你非常斩钉截铁。

李治中:你会发现就是这样子的。我曾经有一阵花了一周的时间,分析了一百多篇伪科学文章的标题、格式、插图和它说话的方式,然后作了总结。当时我的第一篇10万+文章叫做《伪科学,长啥样?》,就是来分析伪科学文章,如果你完全看不懂它科学和知识的一面的时候,如何通过它的形式就判断它是不是伪科学。


  上个月,李治中请了几位国内儿童癌症领域的专家在天津进行科普讲座,现场的很多家长都是从外地赶来,拍照、录视频、做笔记,生怕错过任何一个问题。李治中说能够有机会来现场的患者和家长少之又少,他们团队每一次都会把讲座内容放到线上二次传播,包括向日葵儿童网站、微信公众号,也包括时下火热的抖音、快手、B站,不放过任何一次将信息普及到患者手中的机会。




​田川: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动力,在支持着你去持续地做这件事?
李治中:简单来说就是自我满足感,我经常说我做公益是非常自私的。我在做那个决定的时候会有反复,你会觉得要回国还是不回国,要做公益还是不做公益?有一天有个人给我说,你就问自己一个问题,你如果只能再活一年,你是愿意继续在美国上班,还是回中国去做这件事情?我想如果我离开公司,会不会遗憾呢?也许会有一点,但如果说曾经有个机会能够到中国来领导一个新型的公益机构,带着一帮好伙伴并说服大家一起来和你做这件事情,我却放弃了,这个绝对更遗憾。
田川:当时你要回来之前,其实自己也经历了两三个星期的思考,那会你在顾虑些什么?
李治中:主要还是家人孩子,两个孩子一个才一岁,一个五岁,像空气污染、学区房啊这些都会考虑,比如他们是外籍回上海上学会不会遇到问题啊等等,都是这种现实的考虑,是非常油盐柴米酱醋茶的事情。在不顺的时候,就会质疑自己,何必呢。
田川:那你当时有这种情绪的时候,会怎么样调整自己?
李治中:还是要说,我回来以后比以前充实很多,累是累,但我觉得我做的事和我每天带来的改变,远比在美国要多。我是发自本心地觉得我在改变这个世界,你可以说我自我膨胀了或者怎么样,但我觉得我每天的生活是有意义的。


编导:李晗
编辑:刘梦琪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相关文章

凤凰卫视《名人面对面》:享受创造价值的过程

李治中今年36岁,回国后定居上海,在一家专注于儿童癌症的公益基金会做领头人。

《一席》:我们是兼职辟谣,别人是全职传播伪科学

为什么我们现在能够“战胜”癌症"?是因为我们对癌症的认知发生了革命。

缺少科普渠道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人间世2》总导演秦博和我们分享了他对儿童癌症、科普工作等问题的看法。

李治中:希望现在做的事一百年后经得起考验

为什么做儿童肿瘤?第一我是做肿瘤研究的,第二中国的误区多,很多话题大众是毫无认知的。

《中国政协报》:儿童肿瘤是缩小版的成人癌症?

儿童肿瘤与成人肿瘤是截然不同的疾病,我们对它的研究和治疗都需要单独认知。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发送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