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被误解,她坚持给患者注入生命力量 | 世界社工日

文章来源:向日葵儿童 作者:松鼠 责任编辑: 时间:2020-04-09

  采访、撰稿 | 松鼠

  责编 | 依伊

  排版 | 博雅

  校对 | 秀秀



  你从他的生命中穿过,而不是路过;

  你是他的伙伴,而非上帝;

  你和他相互搀扶,而不是拖着他前行。

  我坐在他身边,

  让他看到自己的能力,

  帮他自己站起来。

——生命影响生命  



01

一个容易被误解的职业


  祥祥妈妈走回病房,意外看见孩子病床前站着一个陌生女孩。

  这个女孩看起来既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也没有穿着鲜艳的志愿者背心,正在询问发呆的祥祥需不需要小玩具。

  妈妈几大步跨过去,本能地护在孩子面前。

  这种情形有可能是来推销玩具,或者收取某些服务费,或者利用他们来做筹款的。

  女孩解释说,自己是这里的医务社工。每天来观察小朋友们的情绪和状态,与家长沟通交流,给予他们心理支持,是她的工作职责。

  祥祥妈妈狐疑地盯着她,略微犹豫了一会儿,移开了胳膊。

  女孩名叫孟燃,这不是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了。

  “医务社工职业在我们国家很小众,没多少人知道,被误解也是常有的事啦。”孟燃笑得坦然。

习近平总书记在
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
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的讲话


02

一个没有“前景”与“钱景”的职业


  孟燃学的是社会工作专业。2017年本科毕业时,全系70多人,只有10个左右选择了社工,医务方向的就更是凤毛麟角。

  她继续读了社工专业的研究生。2年后,她跑遍了云南省内的高校招聘会,一个相关岗位都没有。

  很难有编制、工资待遇低下、受不到认可、工作难以展开,是大部分医务社工工作的真实现况,没多少毕业生会做这样的选择。

  在外人眼里,很多人把”社工“等同于”义工“或者”护工“,甚至是”医院里打杂的“。

  孟燃爸爸妈妈捏着一把担心,女儿要是能考个体制内的公务员就好了。


03

一个理论与实践相去甚远的职业


  得益于“向日葵儿童”公益项目与昆明市儿童医院的合作,2019年6月,硕士毕业的孟燃加入向日葵儿童,来到昆明市儿童医院,成为一名嵌入式医务社工。

昆明市儿童医院肿瘤科护士站及病房走廊


  医务社工其实是专业度相当高的一份职业。他们运用专业的知识方法和技巧,帮助患者和家属解决因疾病而引起的各种关系问题、情绪问题、人际交往问题,更利于患者的治疗和康复。

  踌躇满志的孟燃,回想起学校里那一套套专业理论,优势视角、社会支持、增权理论……仿佛下一秒就能拯救患者家庭于水深火热之中。

  被严重烧伤后情绪暴躁的小女孩,看见针头就疯狂哭泣的孩子,沉默地在医院墙外抽烟徘徊的爸爸,焦虑到面容憔悴无法入眠的妈妈……

  站在真实医院场景之下的孟燃恍惚了,面对人真真切切的痛楚,那不仅仅是抽象的方法论可以去概括与宽慰的。

  医务社工真正的帮助,来自于生命影响生命的过程,没有那么复杂,更没有那么容易。


04

"能给孩子心理和情绪上的支持,
是很棒的事情。
我愿意一直做这个职业"


  就是这样一份容易被误解,难度和精神压力巨大的职业,只要有一个孩子灿烂的笑容,孟燃就可以坚持下去。

  她学会了设身处地的同理心,和循循善诱的尊重、理解以及启发。

硕硕站在病床上,模仿大夫的动作,给孟燃“输液”


  3岁多的硕硕,因为化疗期间反复呕吐造成了进食排斥症状。只要是吃饭,他就会情绪崩溃。妈妈因为担心着急强行喂饭,硕硕大哭大闹的情况就更加严重,嘶喊声几乎响彻了整个病区楼。

  孟燃告诉硕硕,我们肚子里住着一只小精灵,它不可以饿得太难受,不然会哭。

  善良的小硕硕以后每次吃饭前,都要揉一揉肚子里的小精灵,然后大大吃一口。

云南日报对2岁甲刀中毒进行跟踪报道


  来自西南边陲的孩子甲刀,全家因为误食毒蘑菇都进了医院。这孩子只会少数民族语言,在一个全是普通话的医院环境里,她陷入了近乎自闭的恐慌。

  孟燃尝试着与她沟通了很久。有一天,她拿着一个”捏捏叫“的拼装玩具,引起了孩子的注意。她耐心地不断拼装,不断拆掉,重复了四五次以后,孩子开始愿意伸手去拿玩具的零件,发泄似的扔出去,并发出哼哼声——她接纳了这个温柔的小姐姐。

  长期住院的孩子,大都怕极了意味着打针和疼痛的医生护士的白大褂。一次,有个爸爸穿了一件白衬衫去抱自家孩子,却被孩子大哭着、恐慌着一把推开。

  孟燃和小伙伴们买来很多新的白大褂,带着孩子们一起在衣服上画画,有彩虹,有小鸟,有城堡。医生护士们穿上孩子们设计的新衣服,孩子们拍着手笑着跳着,也不再害怕了。

向日葵社工站的互动游戏


  孟燃的每一天都一样,在病床前与小朋友对话,带去绘本和玩具,打针前告诉小勇士我们要出征,在游戏室里教孩子读绘本、玩木马,把医用棉球做成爆米花玩具,带他们用棉签画国旗……

  孟燃的每一天都不一样,2号床,7号床,3楼,9楼……她像一个技艺高超的焊接工程师,呵护地将以一颗颗不同的心的小碎片一块一块地黏合回去,唤醒一张一张不同的笑脸。

  被孩子们亲切称呼为“西瓜姐姐”的孟燃,在医院特别受欢迎。

  “和孩子们相处的秘诀就是你要把自己变成一个孩子,甚至是比她/他年龄更小点的孩子,去理解和对话。”

  孟燃觉得,她是真的喜欢极了这份有意义的工作。


05

不只是孩子们的天使,
也是家长们心灵与人际的黏合剂


  每一个崩溃的孩子背后,也可能有一个内心千疮百孔的家长。

  在昆明儿童医院,很多家庭是来自于西南边陲的农村地区,家长的文化水平大多是初中和小学,对于疾病的疗法,先进的药物知识等,消化起来比较吃力。

  他们着急、焦虑,骂自己笨,骂自己没用。甚至因为孩子生病,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惹到了某位菩萨,陷入无尽的反悔与自责之中,也可能被老家人指指点点,说些风凉话。

向日葵社工站工作人员定期组织家长进行心理疏导和干预


  在很多病患儿家庭,爸爸需要继续工作积攒治疗费用,妈妈则辞去工作 24 小时在医院全职陪护。打针、吃药、洗护、喂食,她们时常一夜一夜无法睡觉,一丁点呼吸加重和手脚翻动,就会惊扰到妈妈们脆弱的神经。

  还有治疗费用,亲邻相处等等,各种各样的压力如同黑压压的大山,家长们近乎喘不过气。

  倾听,是孟燃第一件要做的事情。

  孩子今天的检查结果、血象问题、饮食状态、情绪感受,家长们太需要一个可以说话的地方。

  孟燃会从情感上给予安慰与回应,帮助家长们了解有哪些具体的资源和途径可以利用,会教他们阅读向日葵儿童制作的家长手册,学习靠谱的科普资料,以及如何主动搜索信息。

  对于那些虚无缥缈的“报应”“作孽”之类的说法,孟燃会一点一点抽离这些说辞,帮助家长认识到前后没有逻辑和关联,以理性和科学的态度,去理解孩子的疾病,降低心里的负罪感和焦虑。

  “一开始接触的时候,家长们都表现得很乐观积极。我们是慢慢去沟通和建立信任,才会发现他们心里真的很苦,他们才愿意去聊自己内心真正难过的东西,以及期望获得的帮助。”

  偶尔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

  那些心灵上的创伤,是医生和护士无法解决的,正是因为有了孟燃这样的角色,医院里的特殊又寻常的生活才能多增一些阳光。

一名小患者和妈妈拖着行李箱,准备出院回家


06

普通的女孩子
不平凡的社会工作者
感谢你们


  抛去医务社工的职业外衣,孟燃就是一个真实、普通、可爱的女孩子。

  出门和朋友吃饭,天秤座的孟燃永远选择不出是吃砂锅鱼还是辣子鸡;周末计划去博物馆,已经连续 5 次起床失败;遇到直男男朋友,时常还要撒娇闹闹小脾气……

  伟大的事情,从来不是伟大的人设来做,而是无数个像孟燃一样真实而又善良的工作者,用他们的爱心和热情,一点一滴给社会注入了生命的力量。

  他们没有天赋异禀,也没有铜墙铁壁。

  看多了家庭的难过和痛楚,这些女孩子也曾有过害怕和担心,对于未来和家庭组建产生了忧虑。于是,她们互相宽慰,互相支持,共同应对,或者一起办张健身卡,去运动减减压。

  就像孟燃最喜欢的五月天那句歌词,“谁说要庞大,才能够伟大。我们如此存在,历经璀璨,就要璀璨。”

疫情复工后,
孟燃为肿瘤科的小朋友送去爱心人士捐赠的口罩


  即使是在新冠疫情被封印的期间,孟燃依然在线上通过文字和语音的方式,给患儿和家人们送去问候与帮助。她还报名参加了一些要求有心理咨询背景和社工背景的支援小组,期望通过自己的力量,给在前线的医护人员或者患者带去一丝丝宽慰。

  今年的3月17日,世界社会工作日。

  向孟燃致敬,向所有和她一样的社会工作者致敬。

  被误解、没前途、难度极大?不重要。

  对于孟燃来说,最满足的时刻,不过于孩子和家长们说,“又可以见到西瓜姐姐了,真开心!”

昔日的小患者穿着志愿者马甲与孟燃合影





向日葵社工站介绍

  向日葵社工站是拾玉儿童公益基金会下属向日葵儿童项目三大板块之一——社工项目的服务根据地,于2018年11月落地昆明儿童医院进行儿童肿瘤医务社会工作服务试点。

  社工站聚焦肿瘤患儿及家庭需求,运用医务社会工作专业技巧,通过病房探访、个案干预、科普小组、医疗游戏、资源链接等综合性方法,提供儿童肿瘤专业知识科普、肿瘤患儿及家庭身心压力缓解、医患关系调和、家长社会支持体系构建等服务,帮助患儿家庭有效应对因肿瘤的发现带来的困境。

  向日葵社工站已累计探访肿瘤患儿2361人次,社工站游戏室接待肿瘤科、神经内科、神经外科患儿及家长近千人次,服务个案家庭47个,组织了46场志愿者病房服务活动。


相关文章

向着阳光绽放—天津志愿者沙龙纪实

4月9日,天津葵花籽与菠萝见面啦,大家就儿童患者的资金、用药等问题进行了交流.和沟通。

我们走过的路(十三)

这是向日葵儿童的第一个讲述儿童肿瘤患儿家庭生活的纪实性长篇小说

李治中博士:治疗能干掉癌细胞,但人性关怀能治愈家庭

李博士说,向日葵儿童一直在坚持报道儿童肿瘤康复者的正能量故事,组织志愿者到医院探访患儿家庭。

癌症治疗期间恶心难受,可以吃啥?

化疗期间恶心、呕吐,什么能吃、 什么不能吃?简单菜谱学起来。

Daniel Orbach主任等你来提问!

向日葵问答第46期,请Daniel Orbach老师解答关于儿童实体瘤、罕见儿童肿瘤方面的问题。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发送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