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疗后,孩子需要内分泌医生

文章来源:儿童肿瘤守望者 作者:陈建军 时间:2018-10-08



陈建军,武汉大学医学部儿科学硕士;原香港大学深圳医院儿童血液肿瘤科高级医生。


       据报道,95%的儿童期癌症幸存者,到45岁时至少有1种慢性健康问题。内分泌系统障碍是最常见的,接受放疗和/或高剂量烷化剂(如,环磷酰胺、异环磷酰胺和白消安)治疗的患儿有发生内分泌系统障碍的风险。


下列情况尤为显著:


Ø 中枢神经系统肿瘤

Ø 眶部/面部肉瘤

Ø 霍奇金淋巴瘤

Ø 造血干细胞移植

        内分泌系统是什么?它是一群腺体,如图所示,分泌特定的激素,共同调节身体许多功能。

下丘脑和垂体主要分泌:


Ø 生长激素(GH)

Ø 黄体生成素(LH)

Ø 卵泡刺激素(FSH)

Ø 促甲状腺激素(TSH)

Ø 促肾上腺皮质激素(ACTH)

Ø 加压素(ADH)

         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这些腺体各司其职,又相互协调,发生障碍可导致:生长不良、性早熟或青春期延迟、甲状腺功能障碍、不育/不孕及代谢性疾病等。


GH缺乏


        定期监测体格生长,若生长不良,进行GH激发试验确诊。目前没有证据证实,GH治疗会增加复发风险。但有数据显示,接受GH治疗,有发生第二肿瘤的小风险。GH治疗前需仔细权衡。


性早熟 


        女孩在8岁前、男孩在9岁前出现第二性征,应转至内分泌医生处。骨龄评估骨成熟度,并测定LHFSH水平。男孩评估清晨睾酮,女孩检测血浆雌二醇,还可行超声评估卵巢和子宫大小。

        性早熟可导致终身高降低,采用长效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GnRH)激动剂,暂时抑制下丘脑-垂体-性腺轴,可能阻止骨骼进一步成熟,能轻微改善身高。


青春期延迟或发育停滞 


        女孩到13岁、男孩到14岁时,没有任何青春期发育表现,应接受进一步评估。睾酮或雌二醇水平低,且促性腺激素水平低或有时正常,应当考虑促性腺激素(LHFSH)缺乏。女性可给予雌激素,男性可给予睾酮治疗,诱导青春期发育。


中枢性甲状腺功能减退症


       下丘脑-垂体区手术和/或高剂量放疗,有发生中枢性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即,TSH生成不足)的风险。每年进行1次筛查,游离T4水平异常低伴基线TSH浓度偏低或正常可诊断。需要使用左甲状腺素治疗。


促肾上腺皮质激素缺乏


        相对不常见,可能与肿瘤、手术,大于30Gy的高剂量照射有关,也可由长期使用糖皮质激素所致。患者可能出现疲劳、体重增长缓慢和/或低血糖,在应激或疾病状态,甚至可危及生命。

        COG LTFU指南推荐每年1次通过早晨(8:00)皮质醇水平进行筛查,持续至治疗后至少15年。ACTH缺乏需要糖皮质激素替代治疗。


中枢性尿崩症 


        通常由肿瘤、浸润性病变或下丘脑和垂体后叶的手术所致,跟放疗或化疗关系不大。表现为突然多尿、夜尿和/或遗尿,以及烦渴,可导致严重脱水,可能需要禁水试验诊断。 ADH缺乏所致尿崩症,需要醋酸去氨加压素替代治疗。


原发性甲状腺功能减退症


        放疗、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放射性标记药物(如:I-131)、大剂量化疗后干细胞移植,可导致原发性甲状腺功能减退。须终生监测,血清TSH水平高同时血清游离T4低可诊断,需要终生左甲状腺素替代治疗。


甲状腺功能亢进


        儿童期癌症幸存者中,治疗相关甲状腺功能亢进,远少于原发性甲状腺功能减退症。性腺功能障碍除了垂体促性腺激素分泌异常相关的性腺功能受损之外,卵巢或睾丸直接损伤可导致原发性性腺功能障碍。人类睾丸有两个主要功能:产生精子和产生睾酮。癌症治疗可能对这两种功能中的一种或两种产生不良影响。


卵巢功能障碍


        可由化疗、放疗或手术切除卵巢所致。女孩在青春期前丧失卵巢功能,将发生青春期延迟和原发性闭经。定期筛查LHFSH,并监测青春期发育进程。青春期延迟或停滞的女孩,应当转至内分泌或妇科医生处,开始激素替代治疗。


骨密度低


        儿童期癌症幸存者,发生骨密度低(BMD)的风险增加,高风险个体以及骨折个体,应在随访时筛查。处于边界或BMD低的儿童,进行钙和维生素D补充,定期负重锻炼。严重BMD减低或有多发骨折病史,转至内分泌科医生处考虑进一步治疗。


超重、肥胖和糖稳态障碍 


        急性白血病、某些脑肿瘤患儿、干细胞移植受者,发生肥胖的风险特别高。颅脑、腹部或全身照射可使代谢综合征(高血压、血脂异常和中心型或内脏型肥胖的集合)易发,它又与糖尿病及动脉粥样硬化增加有关。

        如果超重或肥胖,告知其改变生活方式,增加体力活动和调整饮食。改变生活方式后,无法改善的胰岛素抵抗或糖尿病患者,可开始药物治疗。

综上所述:结疗后,孩子需要内分泌医生!



参考资料:


Charles Sklar, MD,Danielle Novetsky Friedman, MD.Endocrinopathies in cancer survivors and others exposed to cytotoxic therapies during childhood.Uptodate.(This topic last uptodate:Jun 28,2018)



往期推荐:


孩子得了髓母细胞瘤,你需要了解的几件事!

白血病孩子首次治疗,家长如何护理?

分子靶向治疗对儿童神经母细胞瘤好不好用呢?

以华人命名的抗癌新药能让脑瘤患者远离死神吗?

1岁诊断神母的我,如今38岁了,儿女双全


相关文章

中枢神经系统

大脑和脊髓的远期效应更有可能发生在某些儿童癌症的治疗之后。

泌尿系统

在接受手术、化疗和/或放疗联合治疗的儿童癌症康复者中,肾功能远期效应的风险更大。

心血管系统

心脏和血管的远期效应更可能发生在某些儿童癌症的治疗之后。

向日葵手册(11):日常医疗和护理

向日葵儿童手册(11):日常医疗和护理。介绍孩子住院后的日常例行医疗和护理程序。

儿童肿瘤很可怕?有些却能自愈!

有一部分孩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好了,一辈子也不会知道,自己曾是个肿瘤患者。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发送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