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他们,你更应该被严惩

文章来源:向日葵儿童 作者:Francisca 时间:2018-12-03


​        口口声声煽着情,说为了解决艾滋家庭痛苦的贺建奎。你,才是真正毁掉这个家庭,毁掉他们本来唾手可得的幸福,毁掉两个孩子未来的魔鬼。
“​        对于少数儿童,早期基因手术可能是治愈遗传性疾病和预防疾病的唯一可行方法,我希望你能同情他们。”
​        我们都同情他们,因此我们,众多的科学家们,开发了艾滋病的阻断疗法,开发了能让艾滋病患者像正常人一样活几十年的长期药物,开发了男性艾滋病毒携带者的精子清洗法。
​        马先生和葛女士,如果他们是真实存在的,他们本来只需要应用最后这个技术,就能轻松获得健康的孩子,获得唾手可得的幸福,而不是被你这个魔鬼用上面这句话蒙骗。
​        “唯一可行的办法”,想象一下你是如何面不改色,甚至充满伪善地,对这些无助的家庭说出这样的话,利用他们的信息不对等,诱骗他们参加你的实验,光是想象这样的场景,都足以不寒而栗。



​        “当马先生看到他女儿的时候,他告诉我'我下半辈子有了牵挂,也有了期盼,要为太太和女儿好好生活。'”
​        可是,马先生不知道,那些参加实验的父母不知道,他们获得这样的幸福,获得一个健康的孩子,本来只需要一次简单的人工授精。
​        而那些本来健康的母亲,一次次的取卵手术,胚胎植入,对她们的身体是如何的伤害,在她们身上下着刀的你,根本没有任何同情心。
​        马先生也不知道,他的孩子的一生将充满着不可预知的风险。
​        当她大学毕业进行毕业旅行时,一次感染可能会要了她的命;当她准备成为一个母亲时,贺建奎给她植入的这个基因也许会给她的孩子带来未知的伤害;当她步入中年时,她也许会比同龄人更容易患上肿瘤……
​        这一切,都是马先生的下半辈子可能要面对的伤痛。
​        “露露娜娜出生后,我们再次对他们的全基因组进行了深测序,而这再次证实此次基因手术的安全性:除了防止HIV感染的基因外,没有其他基因被修改——她们和其他孩子一样安全和健康。”
​        CRISPR技术的脱靶效应在这两天已经有大量的科普文章阐述,我在这里要强调一点,现在的基因测序技术,不管你宣称多“深”的测序,也不可能百分百测出基因组每一个未知突变。
​        换句话说,两个孩子的身上,很有可能带着各种不为人知的突变,而她们是否会因此承受健康的隐患,甚至是智力或身体发育上的问题,又或者是罹患癌症这类由突变导致的严重疾病,现在,谁也不知道。
​        你能负责?你能为她们的一辈子负责?



​        现在一无所知的,幸福地看着她们的父母,可曾知道他们千辛万苦得到的宝贝,身体里有无数不知道何时何事引发的定时炸弹?
​        更毛骨悚然的是,明知两个孩子中有一个并未在目标基因上编辑成功,按你的理论,也没有达成预防的目标,你为什么让她们一起出生?你敢说你不是为了一个合适的“对照组”?
​        如果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你压根就没有把孩子,还有她们的父母当作“人”来看待。
​        他们只是你骗局下的试验品。
​        她们是人,是和你自己的女儿一样的人!不是实验室里失败了可以人道毁灭的动物!
​        “作为一名科学家和两个女孩的父亲,安全性是我所有问题里面关注的第一要点。我们选择被了解地最充分的基因之一——CCR5。”
​        这句话在伪善后充斥着可怕的自大和无知,你根本没有仔细了解过艾滋病,根本不了解免疫系统,对这个基因的研究更是无知到了极点。
​        第一, 就像这两天很多出来科普和大声疾呼的科学家阐述的,这个基因不是艾滋病入侵的唯一位点,特别是在我国,艾滋病的流行菌株另有其感染途径,除掉这个基因,并不能真的预防艾滋。
​        第二, 也是更可怕的,这个基因是重要的免疫活动参加成员,在动物身上的实验证明,敲除CCR5会引起严重的心血管异常。
​        至于你提到的那些天生CCR5有变异的人群,他们因此对一些其他感染更加敏感,而且研究迹象表明,他们的免疫系统已经产生了其他代偿信号来弥补CCR5的功能,可是露露和娜娜并没有这些代偿,她们的未来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现在谁也不知道。



​        你,在一个基因的功能尚未清楚,特别是,这个基因并不能真的预防艾滋的前提下,丧心病狂地擅自改动那些还没出生的孩子,让这些孩子变成你的小白鼠。
​        可是她们不是小白鼠,她们是未来会长大,会笑,会学习,会知道这一切的人。
​        如果她们真的已经出生了,很难想象,背负着上面一切可怕的欺骗,未知风险的她们,要怎么成长,还要时刻处于监控和异类的目光之下?
​        你骗了她们的父母,说她们能预防艾滋,能避免歧视,实际上,将更多的疾病风险和未知副作用加诸她们的,正是你。
​        露露和娜娜如果真的是出生了,那些没有成功的胚胎有多少?另外六对夫妻又有多少未来的孩子成为你手下的实验品?
​        你宣称要公布的数据,那不是数字,那是用谎言和欺骗堆出的牺牲。
​        “请您在听到指责声音的时候不要忘记,还有许多沉默的家庭,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孩子饱受遗传疾病的痛苦,没理由让他们继续承受苦难。他们可能不是伦理中心的负责人,没办法让纽约时报去援引他们的话,但是,他们人虽微,言不轻。因为,他们命悬一线。”
​        没错,作为科学和医药研究者的我们,从未忘记倾听这些痛苦的声音,否则,又为什么要有我们的存在,为什么有一个又一个新药新疗法的问世?
​        伦理中心的存在,就是为了给受试者提供受益大于风险的保障,而不是让他们在承受疾病折磨的同时,被你这样欺骗和加与更大的伤害。
​        你毁掉了别人的希望和幸福还以施恩者自居。
​        你对他人的生命没有丝毫的尊重。
​        你毫无底线。
​        我们不但要指责你,我们还要呼吁对你和你的行为加以严惩。

往期推荐:

“抗HIV”婴儿:你们本不应承受这种风险!

新靶点可有效抑制神母肿瘤生长

在国内,儿童急淋白血病,治愈率是多少?

孩子到底还能打疫苗吗?怎么选择?

避孕药会导致儿童白血病!是真的吗?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发送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