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过的路(二十)

文章来源:遇见sunflower向日葵 作者:乔悦 责任编辑:admin 时间:2018-10-18

        作者乔悦,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心理期刊专栏作者,同时也是一位神经母细胞瘤患儿的妈妈。她为我们描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有痛,有爱,有挣扎,有坚持。我们希望它能为此刻的你带来力量和温暖。



        插画作者:X-Ray,上海包玉刚实验学校的学生,喜欢艺术设计,擅长温暖有质感的插画设计风格。


        前文提示:葫芦娃是病房内的“小魔王”,由于长期在医院治疗,脾气变得暴躁,妈妈一直包容忍耐,用尽了所有的努力还是没能留住葫芦娃。

        二十


        我们的孤独,就像天空中的一座城市,仿佛是一个秘密,却无从诉说。

——宫崎峻《天空之城》


        汤圆再次住进医院之初,谁都没料到情况会那么严重。医生也没有安排汤圆住院,让她每天输完液都还回家。


        可是三天过去了,汤圆丝毫没有退烧的意思。


        医生看情况不大妙,随即又安排汤圆住了院。


        这个时候,还没有到汤圆的骨髓抑制期。这也是让人费解的地方。汤圆的发烧基本有两种情况,最多的一种就是骨髓抑制期白细胞降低从而导致抵抗力下降而发烧。还有就是偶尔会因为化疗药而发烧,这种情况比较少,而且随着化疗药输完,烧自然也就退了。


        可这次,早已经输完化疗药了,而骨髓抑制期还没达到。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而且意味着如果烧一直不退,那么一旦到了骨髓抑制期,情况就会更糟糕。


        收拾好床铺,我陷入了从未有过的担忧之中。汤圆也又重新做了很多检查,但是所有的项目都显示没问题,虽然这也是以前的常态,但是这次还是仍然有些担忧。


        这次的情况是从未有过的,我不知道汤圆和我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到了第五天的时候,汤圆的血象开始降下去了。果不其然,她烧得更高了。这个时候,美林已经都要压不住她的高烧了,吃完美林后不到两个小时就又变成了39度,后来护士就让我拿另一种退烧药跟美林交替吃。


        肖静离京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没想到这次我送不成他们,反倒变成了肖静又到病房来看我。


        她安慰我说,好事多磨,土豆也是最后一疗的时候感染得那么严重,汤圆宝贝一定会没事的。


        我嘴上说着一定会的,但心里却是从未有过的不镇定和慌乱。


        汤圆两种退烧药轮番换着吃了几天,血象也慢慢的升了上来。


        这个时候的我,更加的担忧了。以往只要血象升上来体温是肯定会有所下降的。但是这次,不仅没有下降,反而还烧得更高了。


        这个病房内几乎所有的医生都关注着汤圆的情况,但没有人能清楚是怎么回事。


        主任说,你们孩子的这个情况确实罕见,也查不到原因,现在血象都升上来了也没有丝毫好转。但你放心,看着她精神还可以,我们也会尽力的。


        听着医生这样说,我也无计可施,只能一遍又一遍的祈祷。


        又过了一天,医生们认为是汤圆的肺部感染了。随后,汤圆又做了CT检查,医生也约了呼吸科的医生来会诊。进一步确认了是肺部感染。


        但具体是真菌感染,病毒感染还是卡肺,就说不清楚了。


        我感受到了医生们面对汤圆时的沉重心情,知道这一关肯定不好过了,于是跟汤力商量着让他过来。


        汤力知道我这些天过的是多么的提心吊胆,听我说了,他也说原本就打算过来的。于是赶紧去定第二天最早的机票。


        确认了汤力要过来,我的惊慌失措就好了很多。


        汤圆奶奶也看出了这次情况的严重,老人家一直表情凝重,随时都想进病房看一眼汤圆。


        这个时候,汤圆已经把市面上所有的抗生素都试了一遍了,从最初级的到迄今为止最高级的抗生素。更不用说还有一直都用着的抗真菌、抗病毒的药了。


        但是,汤圆的高烧仍然没有好转。


        就在那天下午,汤圆的心率突然飙到170多,护士看了吓得不行,赶紧叫来了主任,所有其他的医生也都来了。心率脉搏这些对一个人身体的影响有多大,不言而喻。为了缓和这种状况,主任给汤圆加了大剂量的激素。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吓得不轻了。汤圆奶奶也到了病房。


        汤圆看到我们这阵仗,也猜到了自己的状况肯定不太好。于是就问我是怎么回事。


        病房里的家长们是半个医生,都很了解自己孩子的身体状况还有孩子的用药情况。而这些孩子们也都是半个医生,他们很多人也都很清楚自己的用药,有些孩子会说,康复新液对我最管用了,肚子一疼,喝一支立马见效!汤圆也很清楚这些药,一看到有红药水,就提醒我说,妈妈,又上多柔比星了,可得保护好我的留置针别让液体渗漏了。


        (这种化疗药具有腐蚀性,一旦渗漏会烧伤皮肤)。


        我并没有瞒着她,就说因为一直高烧导致心率加快,医生阿姨已经加了激素了,这样可以管很挺久都不会发烧的。


        汤圆听了后脸上展露出笑容,说,妈妈,那就好,那你和奶奶就别担心了。


        我忍着心里的痛答应着她。


        这个时候,周姐也知道了汤圆的状况。


        她过来安慰我,说已经跟教会的弟兄姊妹们和牧师都说了汤圆的情况了,大家都在为汤圆祷告,你要有信心,汤圆一定会没事的。她还把牧师的电话号码告诉了我,让牧师给我打电话指引我。


        我很感激周姐和牧师还有大家伙为我所做的。这些天唯一让我支撑过来的就是我的信仰,我坚信上帝不会抛弃汤圆,不会抛弃我的。我的那本圣经伴我走过这些难熬的日子,让我还有所依靠,让我可以在担忧之后静下心来,相信汤圆的病情一定会有转机。


        就在那天晚上,主治医生把我叫到办公室。


        她跟我说,汤圆妈妈,汤圆的情况你也看到我们也尽力了,但是现在她的状况很不好,今天心率这么高意味着心脏开始出现问题了,这样下去的话,不是心脏坏掉,就是肺坏掉,这些器官早晚都要衰竭的,然后就保不住命了,你们要有心理准备。不过我们还是会尽力的。


        我的脑子哗的一下,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么严重?


       我强忍着没有流下泪水。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生办公室的,我跑到卫生间,颤抖着给汤力打电话,声音哽咽得说不出来话了,半天我才恢复了一丝平静,我说,汤力,汤圆这次可是有危险了,你快点到吧。汤力一直安慰我说不要怕,让我等着他,他明天中午就到了。


        这个时候,汤圆这一次的花费也都已经很高了,我们的钱也几乎都花光了。


        听了汤力的话,我算是平静了下来。还好有汤力,只是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外表坚强能干的汤力心底却比我更加脆弱。


        后来我才知道,就是在那天,汤力下定了那个决心,那个跟白富美在一起的决心。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当你是全球仅有的400名患者之一……

山姆·伯恩斯身患早衰症,救治无效死亡。他的妈妈从未停止过寻找治疗方法。

8月3日,来一场直抵灵魂的对话吧! | 上海志愿者沙龙

8月3日,来一场直抵灵魂的对话吧! | 上海志愿者沙龙

盛京医院儿童肿瘤科:科普视频解疑惑,病房查房送福牛

盛京医院儿童肿瘤科的全体医护人员,借着国际儿童癌症日和牛年春节的时机,祝孩子们牛年旧疾当愈,新年可期

癌细胞的自白:我是如何变成一个流浪杀手的

让我们来了解一下癌症转移,以及目前世界上在儿童中开展的与转移性癌症相关的临床试验。

10~18岁间变大细胞淋巴瘤

间变大细胞淋巴瘤是一种罕见的淋巴瘤,占儿童淋巴瘤的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