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款以华人命名的抗癌新药,能让脑瘤患者远离死神吗?

文章来源:药明康德微信公众号 作者:不明 时间:2018-10-09

 

        如果你在街上遇见鲍勃鲁利(Bob Rulli)先生,你可能永远不会猜到他是一名癌症患者。66岁,身高185,有着一点啤酒肚的鲍勃最喜欢的运动就是和朋友一起打高尔夫球。他还是个随和的丈夫,两个孩子的父亲,最近开始享受当爷爷的生活。

        但是他已经和脑癌斗争5年了,另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是,这种癌症的平均存活期只有不到2年。而一种名为BXQ-350的在研抗癌新药让他的肿瘤在发现后5年仍然没有继续恶化。


      鲍勃的癌症


        鲍勃和他的妻子埃莉斯(Elise)已经结婚41年了,他们因在肯塔基德比(Kentucky Derby)赛马时举办独特派对而出名。在鲍勃的一生中,他几乎从来不生病。只要半片感冒药,我就没事了。一年一年就这样过去,鲍勃忙于家庭、工作和打高尔夫球。2012年,在设计了40年飞机引擎之后,他从GE公司正式退休。

        随后的那年,他开始感觉到诡异的头痛,两个月之后,他学到了多形性神经母细胞瘤(neuroblastoma multiforme这个新词。这是一种罕见但是非常致命的脑癌,平均存活期只有17个月,只有少于10的患者能够活过5在他大脑的MRI扫描图片上,即便是未经训练的眼睛也无法漏掉那个比高尔夫球略大的圆形黑洞。



图片来源:123RF


        “我生气极了,埃莉斯说: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鲍勃却很乐观:我真的觉得我们一定有办法超过17个月的。

        他们开始学会与癌症相伴的生活,用埃莉斯的话说,珍视从一个MRI检测到下一个MRI检测之间的时间。

        但是无论是化疗、放疗、还是在鲍勃大脑左额叶留下直径4.5厘米窟窿的手术,都不能长期控制住他的肿瘤。在2016年的夏天,当肿瘤再度复发时,鲍勃的主治医师告诉他有一种在研药物即将开始临床试验。鲍勃没有犹豫,说愿意加入临床试验。

        “如果试验成功的话,这会是个很大的进步,他说:即便不成功,这还是一个很大进步。这可能是一个多给一个人36个月,一年,甚至一年半时间的疗法,这段时间不容小看。

       于是,在20169月的一天,鲍勃先生坐在输液椅上,看着护士将盛满暗褐色液体的输液袋挂在他身边。抗癌新药BXQ-350和它的第一名人类患者相遇了。不管是对于患者还是药物研发人员来说,寄托在这次相遇上的期待都高得不能再高。


      BXQ-350的研发之路


        BXQ-350的发现要追溯到2002的一天,在辛辛那提儿童医院医学中心(Cincinnati Children's Hospital Medical Center)的实验室里,遗传研究员Xiaoyang Qi博士在观测一种名为鞘脂激活蛋白Csaposin C的人类蛋白在小鼠中的效果。通过显微镜,他惊讶地发现这种蛋白都附着在肿瘤细胞上,肿瘤细胞都死了,同时健康细胞都没有受到损伤!


▲辛辛那提大学的Xiaoyang Qi博士图片来源:Mayfield Education & Research Foundation


        Qi博士已经研究鞘脂激活蛋白C多年,这种多功能蛋白在酸性环境中能够激活溶酶体蛋白酶和细胞膜融合。在溶酶体中,与脂类结合的鞘脂激活蛋白C如果过度积累会产生细胞毒性。因为肿瘤细胞由于低氧和溶酶体蛋白酶的泄漏会产生酸性微环境,所以他假设与脂类结合的鞘脂激活蛋白C可能成为一种能够特异性靶向肿瘤的抗癌药物。

        Qi博士的研究表明,他设计的与脂类结合的鞘脂激活蛋白C纳米颗粒能够有选择性地和肿瘤细胞结合,并且通过激发细胞凋亡起到杀死肿瘤细胞的作用。


        在2006年,Qi博士与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的Kevin Xu博士和Ray Takigiku博士一起从辛辛那提儿童医院获得研发授权。他们成立了Bexion Pharmaceuticals公司,致力于将这个蛋白开发成与肿瘤细胞选择性结合,能够治疗多种癌症的创新药物。药物的名字BXQ-350是为了向它的发现者Xiaoyang Qi博士致敬。

        BXQ-350的研发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最初,多家联邦机构对它寄予厚望。在2010年,美国国家癌症中心(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NCI)授予Bexion公司150万美元基金用于药物研发。在2013年,NCI又授予它290万美元的Bridge Award。但是在2014年,FDA要求Bexion公司进行更多动物试验,这推迟了BXQ-350进行人类临床试验的进度。


Qi博士的研究表明,他设计的与脂类结合的鞘脂激活蛋白C纳米颗粒能够有选择性地和肿瘤细胞结合,并且通过激发细胞凋亡起到杀死肿瘤细胞的作用。(图片来源:Bexion公司官网)


        对于FDA的谨慎,Bexion公司的首席执行官Takigiku博士表示理解。所有的东西都是新的,新的作用机制,新的化合物,这会让监管机构更为小心,因为他们非常关心患者的安全,他说:他们还没有碰到过这样一种药,它试图靶向所有的实体瘤,同时又对周围组织没有损害。” 

        到了2016年,FDA审查了Bexion公司提供的更多研究之后,决定批准BXQ-350进行人类临床1期试验。鲍勃终于有机会可以与BXQ-350相遇。


       19个月的输液治疗


        1期临床试验的目的不是治疗癌症,而是发现对患者来说安全并且耐受的最高药物剂量。而对于那些症状严重的癌症患者来说,1期临床试验可能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Trisha Wise-Draper博士是在辛辛那提大学癌症中心负责癌症药物临床试验的医生。在20169月鲍勃接受第一次治疗的那一天,为了监控可能出现的副作用,她和其他医生一起在辛辛那提大学陪伴了他一整天。鲍勃没有出现任何副作用,他感觉很不错。

        在随后的19个月里,他每个月都接受一次输液治疗,药物剂量逐渐提高到临床1期试验设计中的最高值。MRI检测表明他大脑中的肿瘤在缩小。同时,鲍勃每周去打三次高尔夫球,打完球后和朋友们一起喝上几杯啤酒。

        到2018年春天时,鲍勃已经与多形性神经母细胞瘤斗争4年半了。虽然坚强的他看上去不像一个癌症患者,但是埃莉斯能够觉察到脑癌在她丈夫身上留下的痕迹,特别是在短期记忆上。我必须再三提醒他我们要去哪里,要做什么,她说:与癌症斗争的一半是保持积极的心态。


        但是在3月份新的问题出现了,MRI结果显示他的大脑中出现一个新肿瘤。

        在获得更多信息之前,医生们决定停止给鲍勃使用BXQ-350。他第一次情绪低落。我以为他们的意思是:你失败了

        但是医生们却没有那么沮丧,确实,MRI扫描显示有个新的肿瘤,但是原发肿瘤变小了。在医生进行手术切除肿瘤之前,没有人能够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鲍勃的手术定在54日,让他们不得不取消第二天的德比赛马派对。


        手术结果给他们带来的是惊喜。

        肿瘤并没有消失,但是它也没有恶化。更重要的是,原先在MRI扫描中看起来像新肿瘤的组织其实是一团死了的肿瘤细胞。

        “我一直觉得药物会有效的,埃莉斯说:他在有脑癌的时候症状一直没有很严重,我就觉得药物会对他有效。他已经扛过了其它疗法,我觉得这次他也能扛过去。

        7月上旬,再次接受了MRI扫描检测之后,鲍勃被批准重新开始使用BXQ-350。一周之后,他再度开始接受输液治疗,然后去高尔夫球场和他的朋友们进行他最爱的活动,高尔夫和喝啤酒。


      我们需要比癌症更聪明


        今年6月,Bexion公司公布了BXQ-350的临床1期试验结果。在17名脑癌、肺癌、胰腺癌、前列腺癌、结肠癌、卵巢癌和盲肠癌患者中,没有患者因为BXQ-350疗法而出现严重副作用。7名患者至少活了超过3个月,至少2名患者的疾病得到缓解。而对鲍勃代表的第一名接受治疗患者的描述是:病灶显著缩小。

        Bexion公司现在正在计划进行临床2期试验,它将在任何实体瘤的成人患者中检测BXQ-350的疗效。同时Bexion公司将在儿童患者中开展临床1期试验。如果获得FDA批准,其中的一个儿童试验中心将位于辛辛那提儿童医院。16年前,Xiaoyang Qi博士在那里透过他的显微镜,观察到了让他一生难忘的惊喜。

        BXQ-350在临床试验中的表现让研究人员对未来充满信心,但是过去的经验又让他们不得不谨慎前行。预测这一疗法能否有效或者哪些患者会最终获益还为时过早。Xiaoyang Qi博士和治疗鲍勃的医生们说,如果多年之后,FDA最终批准BXQ-350成为对抗癌症的武器库中的一员,它可以与其它传统疗法一起构成创新组合疗法。他们期待这一药物能够让患者在与癌症的斗争中占到上风。

        “我们不能让癌症比我们聪明,目前来说,癌症很聪明,”Qi博士说:我们需要比癌症更聪明。


        参考资料:

        [1]The first human trials of this experimental, cancer-killing drug could change everything. Retrieved August 13, 2018, from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nation-now/2018/08/09/researchers-test-experimental-drug-could-answer-cancer/948394002/

        [2] Bexion Pharmaceuticals Early-Stage Cancer Drug Being Hailed as Game Changer. Retrieved August 13, 2018, from https://www.biospace.com/article/bexion-pharmaceuticals-early-stage-cancer-drug-being-hailed-as-game-changer/

        [3] Qi, et al., (2009). Cancer-Selective Targeting and Cytotoxicity by Liposomal-Coupled Lysosomal Saposin C Protein. Clinical Cancer Research. https://doi.org/10.1158/1078-0432.CCR-08-3285

        [4] Brexion Pharmaceuticals. Retrieved August 13, 2018, from https://www.bexionpharma.com/


往期推荐:



相关文章

正确解读和判断神母细胞瘤的检查结果

王景福讲解神经母细胞瘤

提高神母细胞瘤生存率,哪种化疗组合最有效?

通常认为,大剂量化疗联合造血干细胞移植可以改善高危神经母细胞瘤患儿的生存率。

分子靶向治疗对神经母细胞瘤好用吗

分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儿童肿瘤科副主任医师王景福讲述神母的分子靶向治疗

神经母细胞瘤放疗有年龄限制吗? | 儿童肿瘤科普周历

请看北京同仁医院儿科主任张伟令的解读。

和不幸罹患重病患儿的家长们说说话

俞云飞,一位神母细胞瘤患儿的父亲,在女儿康复后给病友写了一封公开信。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 智能小助手
    提供症状速查服务
    发送

常见问题